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一个出版』合乎圣经么?

『对《主恢复的文字工作》的分析和回应』一文的着者宣称,同工们所表达关于在主的恢复中只有一个出版的意愿并无圣经根据,此一宣称乃是错误的。兹将事实列述如下:

一、同工们所发表『 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声明,并未违反圣经的教训;事实上,这样的声明乃是稳固的立基于 许多重要经节以及圣经原则之上。

二、新约也给我们看见, 在主的职事中领头的人有义务在关于这些真理的点上装备圣徒,并引导众召会,使其实行能与这些真理相符。

三、新约更进一步表明,在众召会中, 长老有责任照着上述真理,牧养那些在他们照顾之下的众圣徒。

四、真正 没有圣经根据 的,乃是『分析和回应』一文,以及其他持异议的文字中所发表,对那些担负上述责任之人公开的攻击。

五、『分析和回应』一文的另一错误,乃是推翻了李弟兄在一个出版之事上, 所应用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八节的话

同工们针对多种出版的议题发表声明,乃因众召会中间所散布不同的教训(提前一3~4)日益增多,而引起难处,这些不同的教训违反圣经中极关键的原则,并且与主恢复中『一般的职事』之教训不同。

提前一3~4:[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4]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让我举另一个例子来表明,一个地方召会所作的事,有些不仅是地方召会上的事,而是与整个身体息息相关。一个地方召会若是接受一个职事,而这职事与那产生众召会,建立众召会,现今仍在造就众召会的一般职事不同,这件事就影响到整个身体。保罗的职事是一个产生外邦众召会,建立她们,造就她们,并帮助她们长大的一般职事。我认为保罗的职事是一般的职事。然后亚波罗来了,他带着另一个职事。哥林多召会要接受这样一个职事,就必须考虑接受后的影响。毫无疑问,你们有权接受任何的职事,因为你们是地方召会。然而,你们必须考虑,你们接受这样一个职事,不仅仅是地方上的事。这不像定规一个地方召会该有多少次的聚会。

我们也必须晓得,一个地方召会出版并分发刊物,也影响到众召会的见证。一个地方召会出版文字见证,该作得非常谨慎,多方考虑这会如何影响主普遍的见证。我们必须时时考虑,我们所作的对众地方召会的影响。

这三个例子彀好也彀强的告诉我们,我们不可因着有一个地区的工作,在这地区的工作下有几个召会,就以为有充分的辖权,可以照着我们的拣选来作一切,而不顾到主宇宙的见证,宇宙的身体,宇宙的职事,和宇宙的行动。如果我们这样思想并实行,我们自己会陷入难处,也会给别人制造难处。每一个地方召会的确有自己的辖区,但一个地方召会无论作甚么,必须仔细考虑这会如何影响主宇宙的见证,宇宙的身体,宇宙的行动,和宇宙的职事。(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九至三○页。)

这『一般的职事』已过由我们的倪柝声弟兄与李常受弟兄所执行,现今也继续由全地上几乎所有的同工们所执行。『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乃是同工们针对在全地众召会之间,因着有不同的出版工作,传布不同的教训,以致引起日益增加的难处,所作的回应。

一、在主的恢复中,一个出版的圣经根据

相调同工们在『 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中的交通,是稳固的立基在许多基要的圣经原则之上,包括以下各项:

  1. 使徒独一的教训和交通

  2. 使徒在各召会中都教导相同的事

  3. 主向一个召会的说话,成为祂向众召会的说话

  4. 基督身体的一

  5. 同心合意

  6. 思念相同的事

  7. 说一样的话

  8. 新约的独一职事

  9. 一个工作,带着一个目标

  10. 在主行动的独一水流里事奉

李弟兄关于『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的交通,乃是这些原则的实际实行,并显明他的负担是为着保守主的恢复在真实的一里同心合意,好建造基督的身体。这十项原则应作为我们在召会中行事为人之一般的指引,并作为我们执行主的职事时专特的指引。我们应当格外儆醒,将之应用于出版的事上,如此我们所出版的文字就不至于违反真理,而变成众召会之间混乱和分裂的因素。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是倪弟兄与李弟兄对这些原则明智的应用。他们的职事和实行提供我们可跟随的榜样,以保守主恢复的独特。作为该教训的一部分,一个出版代表上述每一原则健康的延伸和直接的应用;这些原则在以下所摘录的圣经经文与职事信息中有详尽的说明:

  1. 使徒独一的教训和交通(徒二42,约壹一3,林前一9)。

    徒二42:他们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 1教训和交通里,持续擘饼和祷告。

    注1:…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神所启示并承认的教训只有一种,就是使徒的教训;属乎神并蒙神悦纳的交通也只有一种,就是使徒的交通,这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也是惟一召会,基督身体的惟一交通。

    约壹一3:我们将所看见并听见的,也传与你们,使你们也可以与我们 3交通;而且我们的交通,又是与父并与祂儿子耶稣基督所有的。

    注3:…交通在此指明把个人的利益,为着某一共同的目的,放在一边,并联于别人。因此,与使徒有交通,在使徒的交通里,并在使徒的交通里与三一神有交通,乃是放下我们个人的利益,联于使徒和三一神,为着完成神的定旨。

    林前一9:神是信实的,你们乃是为祂所召, 3进入了祂儿子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交通。

    注3:祂这交通成了使徒在祂的身体~召会~中与信徒共享的交通,(徒二42,约壹一3,)也该是我们在祂的筵席上有分于祂的血和身体时,所享受的交通。(十16,21。)这样的交通,就是由圣灵所实施的交通,(林后十三14,)必是惟一的,因为祂是独一的;这交通禁止在祂独一身体的肢体中间有任何分裂。

    因此,使徒行传告诉我们:一面,门徒同心合意;另一面,所有同心合意的人都持续在使徒的教训里。(徒二42。)使徒的教训是持守同心合意的因素。若有一个以上的教训,就破坏了持守的因素。(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一○九页。)

    使徒的交通是基于使徒的教训。交通总是在教训之后。若没有教训,就没有交通的元素或范围。事实上,教训就是交通的元素和范围。因着主的怜悯,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是在使徒的教训之下,并在使徒的交通里。(主恢复的简说,四一页。)
    根据新约的记载,领导是在于使徒的教训。(徒二42。)在提前一章三至四节,保罗劝提摩太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摩太前书给我们看见,有一个领导嘱咐人教导正确的事。这表明正确的领导是在于使徒的教训。(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二六至二九页。)

    不仅如此,我们为着这一个目标走这一条路,也没有不同的教训。(提前一3~4。)我们只接受使徒的教训,(徒二42,)就是主耶稣健康的话。(提前六3。)提前一章说到关于神经纶的教训,六章说到主耶稣健康的话。所有使徒的教训都是为着神的经纶;而这些教训都是主耶稣健康的话。使徒从主学了这些话,并且跟从主教导祂所教导的。使徒的教训是关于神经纶的教训。我们必须传讲并教导关于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和神新约的经纶。在以弗所三章八节,保罗说到基督那追测不尽之丰富的福音,在九节他说到神永远的经纶。我们必须传讲并教导这两件事。愿主保守我们在这一条路上,为着一个目标,没有意见,也没有不同的教训。(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六四页。)

    使徒独一的交通,乃是基督生机身体众肢体独一并普遍的交通

    众召会内在的交通是使徒惟一的交通,乃是基督生机身体众肢体独一并普遍的交通。(徒二42。)这流先是神圣三一之神圣生命的交通。然后这交通传到使徒们,他们是在地上的头一班信徒中间。所以,这流成了使徒的交通。所有早期的使徒都在神圣生命的流里。不仅如此,在那些早期的日子,所有的信徒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他们只有一个教训,一个交通。使徒作了美好的工作,将神圣的生命分赐到人里面,并将他们带进这神圣生命的流。这流,这交通,就成了初信者的交通。他们的交通乃是使徒的交通,而使徒的交通就是三一神的交通。(生机建造的召会,六四至六五页。)

  2. 使徒在各召会中都教导相同的事,使众召会在生命、性情、彰显、和实行上成为一(林前四17,七17,十一16,十四33~34上,36,十六1,启一12)。

    林前四17:因此我已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在主里是我所亲爱、忠信的孩子;他必题醒你们,我在基督耶稣里怎样行事,正如我在 2各处各召会中所教导的。

    注2:这说法指明两件事:(一)使徒的教训在各处都是一样的,没有因地而异;(二)各处等于各召会,各召会也等于各处。

    林前七17: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神所召各人的而行。我在众召会中都是这样吩咐。

    林前十一16:若有人想要强辩,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 2众召会也没有。

    注2:这里的众召会指明,所有的地方召会虽是各自独立的,却都照着使徒的教训一致行动。

    林前十四33~34上:因为神不是混乱的,乃是和平的。妇女在召会中要静默, 2像在众圣徒的众召会中一样。

    注2:这指明众地方召会,在实行上该是一样的。

    林前十四36:神的话岂是从你们出来么? 1岂是单临到你们么?

    注1:这也指明一地的召会,在实行上该效法其他各地的召会。众地方召会都当照着从使徒出来之神的话,服从那灵普遍性的吩咐。

    林前十六1:关于为圣徒收集餽送,我 2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召会,你们也当怎样行。

    注2:这再次有力的指明,所有的地方召会,在实行上都该是一样的。(七17,十一16,十四34。)

    启一12: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

    使徒在所有的召会中都教导同样的事

    使徒在各地召会施教,他的教训都是相同的;(林前四17,七17,十一16,十四34;)并不是说在某地有一种教训,到了另一地,又是另一种教训。使徒乃是同样的教导各地召会。(当前的角声与当前的需要,三七页。)

    …我们也必须在全地各国所有的召会中教导同样的事。我们中间不该吹不同的号声,也不该有不同的声音。我们都该说一样的事,吹同样的号,教导相同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训上是一。(林前四17,七17,十六1,徒二42,罗十六17,提前一3~4,六3,弗四13~14。)

    众召会也应当在实行上是一。(林前十一16,十四33下~34。)若众召会在实行上不同,就会破坏同心合意。若是我们在神命定的路上训练全时间者,他们所回到的各召会又有不同的实行,这就会引起难处。我们会自相矛盾。我盼望所有的受训者回到本地召会去,因着我们都实行同一条路,就会很有功用。(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一三页。)

    使徒对不同的地方召会并没有不同的教训。他在各处各召会中都教导同样的事,他在众召会中也吩咐同样的事。(林前四17,十一16,十四33。)启示录二、三章有主分别写给七个地方召会的七封书信,但每封书信的末了都说,『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二7,11,17,29,三6,13,22。)每封书信都是写给一个特定的地方召会,但那封特别的书信也是为着众召会。这含示众召会在那灵里作主的见证,该是同样的。(基督在信徒里面长大使神的定旨得完成,六六至六七页。)

    使徒保罗在众召会教导同样的事。(林前四17,七17。)这就是说,在不同地方的众召会应当都是相同的。(今日主恢复中内在的难处及其合乎圣经的救治,三二页。)

    以上一切的教训是神在这末后的日子,在子里的说话,(来一2,)应当普遍的在各处各召会中,同样的教导。(林前四17,七17。)(新约的职事以及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一九至二○页。)

    林前四章十七节,七章十七节,和十六章一节指明,保罗教导众召会同样的事。众召会都在一个教训,就是使徒的教训之下。(徒二42。)我所教导的,乃是使徒的教训。我不愿传讲我自己的东西,我所供应的完全是照着使徒的教训。我没有我自己的教训。我的教训乃是使徒的教训,那独一教训的一部分。(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三八至三九页。)

    并且,这合一的实行是照着使徒的教训。(林前四17下,七17下,十一16,十四34上。)使徒在各处各召会中所教导众圣徒的,都是一样的。(主所渴望的合一与同心并祂所喜悦的身体生活与事奉,一四页。)

    在新约中,使徒认为众地方召会是一样的。在林前四章十七节保罗说到他『在各处各召会中』教导的方式。没有一节圣经指明,使徒保罗在各召会中的教导有所不同。他在七章十七节说,『我在众召会中都是这样吩咐,』在十一章十六节说,『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召会也没有。』在歌罗西四章十六节保罗说,『这书信在你们中间念了之后,务要叫在老底嘉的召会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在这些经节中我们看见,使徒的教训在众召会中都是一样的。因此,保罗鼓励众召会彼此效法。(帖前二14。)(那灵与基督的身体,二二○页。)

    你们是照顾众召会并有分于主恢复的人,你们必须领悟,真正召会生活的恢复,无论在教训、实行、思想、说话、素质、外表和彰显上,都该全然、绝对、完全、终极是一。(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三八页。)

  3. 主向一个召会的说话成为祂向众召会的说话(西四16,启一11,二7上)。

    西四16:这书信在你们中间念了之后,务要叫在老底嘉的召会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

    启一11: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寄给那七个召会:给以弗所、给士每拿、给别迦摩、给推雅推喇、给撒狄、给非拉铁非、给老底嘉。

    启二7上,11上,29,三6,13,22:那灵向 2众召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注2:这七封书信,一面说,每封都是主向个别的召会所说的话;但另一面说,也是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每个召会,不仅该留意那封特别写给她的书信,也该留意所有写给其他召会的书信。这含示众召会在那灵里作主的见证,应当是同样的。今天,那灵既然向众召会说话,我们就必须在众召会中,站在正确的地位上听那灵说话。不然我们怎能听见?

    使徒给歌罗西人的书信,嘱咐老底嘉人要念;给老底嘉人的书信,歌罗西人也要念。(西四16。)这两个地方的光景和情况在有些方面也许不同。但使徒说,歌罗西人需要将给他们的书信传给老底嘉人,给老底嘉人的书信歌罗西人也需要念。老底嘉人也许对保罗说,给歌罗西人的书信适于歌罗西的情况和光景,但不适于他们的情况。他们也许觉得不需要读保罗给歌罗西的书信,但乐于接到保罗给他们的书信。歌罗西人也许说同样的话,就是珍赏保罗写给他们的信,但不认为他写给老底嘉人的信会适合他们当地的光景和情况。

    说我们不喜欢拒绝职事,但我们必须祷告,看看主如何引导我们,这话听起来非常属灵,但这是遮掩狡诈异议的最好藉口。然而,保罗对歌罗西和老底嘉的嘱咐,并没有附加的条件。保罗所写的,不仅是为着某一个召会,或为着两个召会,乃是为着所有的召会。我们无法再容忍与这原则相违背的任何情形。

    外邦众召会效法犹太地众召会

    外邦众召会效法犹太地众召会。(帖前二14上。)说你所在的召会该与其他的召会不同,就是异议。跟从犹太召会,在新约里不是一种荣耀的说法。成为犹太的,并不是一种荣耀,但保罗很喜乐,并且鼓励在帖撒罗尼迦的召会率先效法犹太地的众召会。假定在巴西的众召会要效法并跟从在美国的众召会,有些人也许觉得这是错误的。他们也许觉得在巴西的众召会仍该与在美国的众召会不同。在今天受蒙蔽的光景里,他们也许以为这就是属灵。每个地方召会都自由的接受那灵的引导。这听起来非常美好,事实上却是狡诈的异议和真正的毒素。(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五七至五八页。)

    同时,这合一的实行也是照着那灵对众召会所说同样的话。(启二7,11上,17上,29,三6,13,22。)启示录二、三章写给七个召会的七封书信,都是对众召会说的,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没有一卷书,不是写给众召会的。众召会所有的是同一本圣经,大家都是照着同样的话实行合一。结果,这合一的实行就指明七召会的七个金灯台是完全相同。(启一20。)众召会是神的金灯台,虽是分开,各自独立,但她的本质、形状、功用和彰显是完全一样的。(主所渴望的合一与同心并祂所喜悦的身体生活与事奉,一四至一五页。)

    在启示录里,主耶稣将七个召会集调、相调在一起如同一个召会。祂写了七封信,给这七个召会各一封信,但祂将七封信摆在一起,如同一封书信,并且寄给所有七个召会,使每个召会都得着同样的交通。(一4,二1~三22。)在主眼中,所有七个地方召会就是一个召会,因为祂只有一个身体。不仅如此,使徒保罗也将老底嘉和歌罗西这两处召会调在一起。他写了一封信给在老底嘉的召会,并且叫老底嘉的召会给歌罗西念。他也写了一封信给在歌罗西的召会,并且叫歌罗西的召会也给老底嘉念。(西四16。)(关于主的恢复和我们当前的需要,四九页。)

    我们都知道,在启示录二至三章里有七封书信寄给七个召会。虽然我们在这七个召会看见种种的不同,但这些不同之处都是在消极方面的。在积极方面,众召会都一样。这就是七封书信并非分开而个别的寄给每一个召会的原因;反之,七封书信全都寄给七个召会中的每一个。不仅如此,七封书信每一封的结尾都有以下的话:『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二7。)例如,凡是写给以弗所召会的话,就是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明,众地方召会必定是一样的。(那灵与基督的身体,二二○至二二一页。)

    七封书信的末了都是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

    虽然七封书信的内容有所不同,但在每一封书信的末了都有同样结束的话:『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二7,11,17,29,三6,13,22。)每一封书信都是写给一个地方的一个召会。但七封书信的末了都是相同的,都是那灵向众召会说话。这就是说,每一封书信都是写给众召会的,这也指明众召会应当是相同的。这是作众召会实行同心合意之基础的第二项。在众召会之间必须有同心合意。

    …在歌罗西四章十六节。保罗写着说,『这书信在你们中间念了之后,务要叫在老底嘉的召会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给歌罗西召会的书信,也是为着老底嘉召会;给老底嘉召会的书信,也是为着歌罗西召会。因此,每一封书信不仅是为着受信的召会,也是为着众召会。这指明主要众召会同心合意。(今日主恢复中内在的难处及其合乎圣经的救治,三二页。) 

     使徒保罗将歌罗西和老底嘉这两处召会调和为一,写给他们共同的书信

    使徒保罗将歌罗西和老底嘉这两处召会调和为一,写给他们共同的书信。(西四16。)他写了一封信给在歌罗西的召会,并嘱咐他们要让在老底嘉的召会也读那封信。他也写了一封信给老底嘉,并叫老底嘉让歌罗西也读。我们可能没有这样的实行,反而喜欢把事情保密在我们的地方,但保罗的实行是不一样的。他要在老底嘉的召会读他写给在歌罗西召会的信,也要在歌罗西的召会读他写给在老底嘉召会的信。(一个身体和一位灵,二五至二六页。)

    在新约里我们也看见奇妙的相调。主耶稣写了一封集大成的书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召会,藉此把她们全部调在一起。保罗分别写信给在歌罗西的召会和在老底嘉的召会,叫她们交互念这两封书信,藉此使这两个召会相调。(西四16。)这指明在保罗眼中,这两个召会乃是一,她们该知道同样的事。(关于相调的实行,二三页。)

  4. 基督身体的一(弗四4,二16,罗十二5,林前十二13)。

    弗四4:一个身体和一位灵,正如你们蒙召,也是在一个盼望中蒙召的。

    弗二16:既用十字架除灭了仇恨,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在一个身体里与神和好了。

    罗十二5: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

    林前十二13: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

    …为着这样一个身体,主在地上只有一个工作。从新约里我们能看见,主在地上只有一个行动,一个身体,也只有一个见证。照着空间和时间说,祂新约的行动,祂的身体,和祂的见证乃是宇宙的。我们对这三方面的印象必须非常深刻。主只有一个行动,一个身体,和一个见证。

    我不在意你在所在的地方接受甚么负担作工,也不关心你所作的是对是错,我却关心你的那种作法可能是分裂的。你可以有权作一些事,但这些事身体吞不下去,反而要把它吐出来。那时你会吃到苦头。这是相当严肃的事。我们必须晓得,我们不是在作一种基督教的工作。我们是有负担执行主的恢复,为着祂独一的身体,背负祂独一的见证。

    今天地球这么小,这正是黄金的时机,让爱主的人背负祂的一个见证,就是基督一个身体的见证。在这地上,在各国各族的人中,人们能看见这样一个见证。无论你往那里去,这些人都说同样的话,供应同样的东西,作同样的事,并背负同样的见证。无论你是到日本、香港、伦敦、印度、以色列或者非洲,你能看见同样的见证。

    只要守住这样一个美妙的见证,这比任何事更要紧。即使我是一个伟大的圣经教师,能彀向群众教导圣经,也不如守住这样一个见证那么值得。即使我能彀作伟大的福音工作,带领千百的人归向主,也不如守住这样一个见证那么值得。我盼望我们的眼睛能被开启,透彻的看见甚么是更有价值的。如果我们的异象清楚,我们就会蒙拯救,不受次要的点打岔。专注于如何聚会或任何一种工作,完全不如守住这样一个见证那么值得。我确信主的祝福确实在这里。我们许多人能见证,当我们摸这个见证以外的事物时,膏油涂抹就不是这么与我们同在。然而每当我们摸这个见证,我们就经历到活泼、丰富的膏油涂抹,我们里面会有一种『跳跃』。这强有力的证明,今天主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见证。二千年来,祂一直寻求这样一个见证,这是新约所包含并传输给我们的真正启示。(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四、三五至三七页。)

    不要以为我在责备、警告或威胁你们。我爱你们大家。我在爱里说话,因为你们都爱主的恢复。倘若你真爱主的恢复,就要儆醒,不是为着别人,乃是为着自己。不要被仇敌欺骗。倘若你爱主的恢复,并且宝贝这个职事,你必须看见主的恢复是甚么。主的恢复不是为着任何一种作为。主的恢复乃是为着神的经纶,为着保守基督身体的一。这就是主的恢复。若是这个一了了,主的恢复就了了,我们就会重蹈今天基督教的覆辙。要儆醒,提防那狡猾者魔鬼,他能带着任何一种面具临到你。这是我出于爱心的话。也许你不晓得我在说谁。我是说到你们有意教导与今天这职事不同之事的人。你知道,主也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意图。若是你没有这样的意图,赞美主。那没有问题。但我们必须看见,教导合乎圣经的事,美好的事,却有几分与神的经纶不同,这乃是一件严肃的事。(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六页。)

    召会生活实行的秘诀,第一就是在地方召会中的同心合意。第二,召会生活实行的秘诀,是在宇宙身体里的一。(弗四3,约十七11,21~23。)有的人坚持说,『我们是地方召会,每个地方召会有各自的区域,不要来摸我们的事。你如果来摸我们的事,你就是摸我们的地方行政。』这样说是叫众地方召会彼此分开。这是分开,这不是『一』。在众地方召会之间应当有『一』,每一个地方召会里也应当有同心合意。这样,我们就有祝福。

    召会是一个人,是一个身体。正如一个人不能分成许多块,召会这新人也不能分成许多块。我们的肉身不能分成分开的、自治的许多块。我们不能说,我们的肩膀、头和双手是自治的单位。所有地方召会必须是一,每一个地方召会必须在同心合意里,没有意见。(一个身体和一位灵,二○至二一页。)

    在整个宇宙中只有一个身体,众召会必须是一个身体。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众召会应该组织成为一个身体。如果在克利夫兰的召会害怕被纽约的召会摸着,我就不知道在克利夫兰的召会是那一种召会;她一定是不正常的。如果我害怕邻座的人会偷我的表,我必定有某种问题。我鼓励你们大家安心,将你们的召会向众召会敞开。不要把召会放在你的口袋里,好像口袋型的召会。召会是基督的召会,神的召会,以及众圣徒的召会。(罗十六16,林前十一16,十四34。)召会不是你或我的召会。然而,有些人想要把召会变成口袋里的召会。已往我多次看见这事。在每一个事例中,尝试这样作的人都失败了,因为众圣徒不赞同这样的事。每位圣徒都渴望在一个敞开的召会中,就是属于神、基督和众圣徒的召会。每个地方召会必须是敞开的。(那灵与基督的身体,二二三至二二四页。)

  5. 同心合意(徒一14,二46,十五25,罗十五6)。

    徒一14: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坚定持续的祷告。

    徒二46:他们天天同心合意,坚定持续的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擘饼,存着欢跃单纯的心用饭。

    徒十五25:所以我们同心合意,认为该拣选几个人,差他们同我们亲爱的巴拿巴和保罗,往你们那里去。

    罗十五6:使你们 1同心合意,用同一的口,荣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与父。

    注1:原文意,有同样的心思、意志和目的。这就是我们在全人里面是一,结果外面的说话也是一。当我们同心合意时,我们都用同一的口,说同样的话。这与巴别的光景相反。在巴别,由于人类的分裂,他们的语言被变乱,成为许多不同的言语。(创十一7,9。)要同心同口惟一的路,就是让基督在我们的心里和口中有地位作一切,使荣耀归与神。

    同心合意

    我们众人要在主新行动的命脉上与祂是一。为着主的新行动,众召会要同心合意。已过,我们失去了同心合意,但我们必须竭力恢复并持守它。(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一三页。)

    同心合意,没有意见

    已往我们享受过的得胜,百分之百是由于同心合意。我说这话,是要作我们众人的勉励。我们众人必须同心合意,没有意见。要执行主的恢复,我们不需要有任何意见,我们该对带领有信心。你也许比领头或决断的人精明一些,但你若表达你的意见,那只会躭延时间。你的作法也许只花二十五分钟,而决定的作法要花三十五分钟,这十分钟的不同,不值得发表你的意见。因着讨论你的意见,我们也许要多花半小时,甚至两小时,这甚至会造成异议或分裂。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受的苦。(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七○页。)

    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恢复这种同心合意。我们若要认真随着主今日的行动往前,就需要这种同心合意。谁是对的算不得甚么,我们需要这种同心合意。我们需要有一样的心思、一样的意念,同魂、同心为着同样的目的。腓立比书告诉我们,这件事是从我们的灵开始,(腓一27,)但我们必须领悟,我们不是只有灵的人。我们也有心思、意念、目的、魂和心。我们在同样一个灵里,有同样的一个魂、一个心思、一个意念,就是得着同心合意,这是得着一切新约福分和遗赠的钥匙。不然,我们将是另一班不同心合意的基督徒,而重复基督教可怜的历史。

    提前六章三节也说到那合乎敬虔的教训。这是主升天之后使徒的教训,主要是保罗的教训。提前三章十六节告诉我们,敬虔极大的奥秘,就是神显现于肉体,这首先是基督,然后是召会,作基督将神显现于肉体的延续。那合乎敬虔的教训,使徒保罗的教训,完全是论到召会是敬虔极大的奥秘。提前六章三节包括主在四福音里的话,加上祂升天以后,藉着祂的使徒从使徒行传到启示录所说的一切话。我们所教导的事,若是在新约所强调的以外,就是在教导不同的事,我们就很难真正的是一。我们若有许多不同的教训,也会有许多带进分裂的不同实行。这样就不可能有同心合意,不可能有一。(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一六、四二至四三页。)

  6. 思念相同的事(腓二2,四2,林后十三11,林前一10下)。

    腓二2:你们就要使我的喜乐满足,就是要 3思念相同的事,有相同的爱,魂里联结,思念同一件事。

    注3:在腓立比人中间,他们的思念不合,(四2,)这令使徒担忧。因此,他求他们思念相同的事,甚至思念同一件事,可以使他的喜乐满足。

    腓四2:我劝友欧底亚,也劝循都基,要在主里 1思念相同的事。

    注1:这指明这两位姊妹彼此不合,没有相同的心思。因此本书才劝勉说,要与人位化的福音同魂,(一27,)要在魂里联结,思念同一件事,(二2,)还要有相同的心思,竭力追求基督。(三14~15。)

    林后十三11:末了,弟兄们,要喜乐,要被 2成全,要受安慰, 4要思念相同的事,要 5和睦,如此那爱与和平的神,必与你们同在。

    注2:或,彻底完成。即修理或调整,整顿,修补,完美的合在一起,因此是恢复。在原文,这是9节和弗四12“成全”的字根。

    注4:被岔开和受迷惑的哥林多人,要得着成全、调整、整顿并恢复,首要的该是思念相同的事,正如使徒在第一封书信里所劝勉他们的。(林前一10。)

    注5:或,相安。指彼此相安,或许也指与神相安。

    林前一10下:…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 5和谐。

    注5:和谐,在太四21译为补网。原文意修理、恢复、调整、修补,将破裂之物完全补好,完美的合在一起。哥林多的信徒是一整体,却分开了、破裂了。他们需要修补,完美的合在一起,得以在和谐中有一样的心思、一样的意见,说一样的话,就是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林前一17~18,22~24,二2。)

    智慧的路是我们众人走全时间的路,说同样的事,想同样的事,陈明同样的事,并且教导同样的事,有同样的素质、外表和彰显,这使我们有士气、冲击力,能击败仇敌;这就是主所需要的!(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一三三页。)

    在腓立比二章二节里,使徒再次劝信徒:『你们就要使我的喜乐满足,就是要思念相同的事,有相同的爱,魂里联结,思念同一件事。』当使徒看见全地众召会都在实行这种一,就是他们都思念相同的事,甚至思念同一件事,使徒的喜乐就满足了。惟有当我们在思念相同的事时,主才能完成祂的定旨,使祂的心意得着满足。(关于主的恢复和我们当前的需要,一○○页。)

    保罗在林前一章十节说到我们需要和谐:『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基督的身体里不该有分裂。(十二25上。)在三一神里,我们就有一。我们所拥有的一,就是三一神自己。虽然这个一是在我们里面,我们却满了意见和偏好。因此,我们需要彼此和谐。我们都需要调整到和谐,好使身体里没有分裂。(主恢复中的五个重点,十二页。)

    今天我们还要往前,开展主的召会,所以我们要广传福音、建立小排、教导真理。在这目标之下,我们没有争论,也没有异议,都说一样的话,想相同的事,同心合意往前,不只台岛众召会如此,全球六大洲的众召会也都如此。若是这样,那个能力就是大的;主必定给我们一个敞开的门,因为这是主今天所要走的路。(时代的异象,五八至五九页。)

  7. 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上,罗十五6)。

    林前一10上: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 2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 3分裂…。

    注2:这是由于他们在分争时说不同的话,如使徒在11~12节所定罪的。

    注3:在本书,使徒对付哥林多信徒中间的十一个难处。第一是分裂的事。分裂几乎总是领先的难处,带进信徒中间一切别的难处,可看为信徒之间难处的根源。因此,在对付哥林多召会中的一切难处时,使徒的斧头首先砍到这根,就是对付他们中间的分裂。信徒行事为人配得过神呼召的头一项美德,就是保守基督身体中那灵的一。(弗四1~6。)

    罗十五6:使你们 1同心合意,用同一的口,荣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与父。

    注1:原文意,有同样的心思、意志和目的。这就是我们在全人里面是一,结果外面的说话也是一。当我们同心合意时,我们都用同一的口,说同样的话。这与巴别的光景相反。在巴别,由于人类的分裂,他们的语言被变乱,成为许多不同的言语。(创十一7,9。)要同心同口惟一的路,就是让基督在我们的心里和口中有地位作一切,使荣耀归与神。

    说一样的话

    我们在这里是为着主的恢复。我不是作我自己的工作,你们也不是作你们自己的工作。我们都在背负一个见证;我们的肩膀都在『约柜』的『杠』下。既然我们都背负一个见证,我们应当都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但是有些地方所说的话,引导圣徒们偏离了主恢复的方向。这样的话也许不错,也没有不合圣经。它正确而且合乎圣经,但至终却引导圣徒们到错误的方向去。…

    我们从经历中晓得,传不同教训的人,是头一个被牺牲的人。这就是说,如果你传不同的教训,你不是冒着牺牲主恢复的危险,乃是冒着牺牲你自己的危险。我们都需要实行保罗给提摩太的话:『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我们不该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我们都该说一样的话。

    我们必须考虑我们所供应、传讲并教导的。这就是说,我们需要顾到所有的召会。我能在主面前作见证,这是我已往在中国的实行,也是我今天的实行。当我在中国一个地方说话,我就考虑到别的召会怎样受我说话的影响。我问自己说,『这会给别的召会造成难处么?这会怎样影响他们?整个恢复会接受这话么?』我晓得我若不这样考虑我的话,我就可能造成难处。我可能讲说整个恢复不接受的事。我可能讲说别人会弃绝的事,因为这事与他们的口味不合。(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一三四至一三七页。)

    我相信我们若是真正活基督的生命作我们的实际,我们自然会有扩增。我们该活这样一个见证。然后全地的召会都要背负同样的见证,执行同样新约的职事,来建立同样新约的召会,作基督的身体。那么无论人到那里,都会看见同样的事。他们会看见不同的人,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阶级,和不同的社会,在一起聚会,背负同样的见证,并且说同样的话。他们会看见人们用许多不同的语言来述说同样的事,并且背负耶稣真实的见证。即使我们人数很少,在神眼中,这仍然是得胜的事。(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一四五至一四六页。)

    这是在哥林多人中间的事例。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有人说,『我是属矶法的,』又有人说,『我是属基督的。』他们高举有恩赐的人,因而造成了他们中间的分裂和争竞。说『我是属基督的』,似乎非常属灵,但也被使徒所定罪,与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一样,因为那样说与其他三种显然是属肉体的说法,(林前三3~4,)同样造成分裂。这一切说法都造成了分裂;因此这一切说法都被定罪。保罗嘱咐哥林多人都说一样的话,并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为要避免他们中间的分裂。(林前一10~11。)(今日主恢复中内在的难处及其合乎圣经的救治,四八页。)

    林前一章十节说,在哥林多人中间有分裂。他们不都说一样的话。我们若都说不同的话,我们就会分裂。不仅如此,哥林多人没有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和谐可以比作钢琴的调音。钢琴若不调音,就不会有和谐的声音。我们好比一架钢琴,心思是一个琴键,情感是一个琴键,意志是一个琴键,良心又是另一个琴键。我们可能不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所以当主耶稣来『弹琴』时,我们的声音就不很好听。我们的声音是不和谐的,所以我们需要这属天的一位来调整我们。(基督身体的内在观点,一一三至一一四页。)

    保罗给哥林多人的书信,内中题到的难处比其他书信题到的更多。哥林多前书至少题到十个难处,这些都来自相同的源头,就是不同心合意,有不同的意见,不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一二至一三页。)

    今天我们能同心合意,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异象,只有一个看法。我们都在这一个搆上时代,并承继一切的异象里,只有一个眼光,只说一样的话,一心一口,同声同调,一同事奉神。结果出来一个力量,成为我们的士气,也成为我们的冲击力;这就是我们的能力。主的恢复在地上有了这个能力,自然就有繁增的美丽光景。然而今天这个情形不彀高,尚未达于极点,以致我们虽没有大的争执辩驳,有时却有小的唧咕议论,使得我们的士气低落了。(时代的异象,五八页。)

  8. 新约的独一职事(徒一17,25,林后四1,弗四12,提前一12)。

    徒一17:他本来列在我们数中,并且在 1这职事上得了一分。

    注1:这辞在25节也题到,指为耶稣作见证的职事。(8。)使徒虽有十二位,他们的职事却是惟一的“这职事,”就是在基督身体的原则中团体的职事。所有的使徒都是完成同一职事,他们不是为宗教、道理、作法作见证,乃是为成为肉体、复活、升天的耶稣基督,这万有之主作惟一的见证。

    徒一25:叫他得这职事与使徒职分的地位。这一分犹大已经离弃,往自己的地方去了。

    林后四1:因此,我们既照所蒙的怜悯,受了 3这职事,就不丧胆。

    注3:这职事,指二12~三18所描述的职事,就是基督所有的使徒共有的惟一职事。他们人数虽多,但只有一个职事,就是为着成就神新约经纶的新约职事。使徒一切的工作,都是要完成这惟一的职事,将基督供应人,以建造祂的身体。

    弗四12: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 2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

    注2:11节那许多有恩赐的人,只有一个职事,就是将基督供应人,以建造基督的身体,召会。这是新约经纶中惟一的职事。(林后四1,提前一12。)

    提前一12:我感谢那加我能力的,我们的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为忠信,派我尽职事。

    因着已过的多少世纪,基督徒中间所发生的一切分裂和混乱,我有负担强调职事的一这点。在基督徒中间,最损害的事就是分裂和混乱。不仅如此,一切的分裂和混乱都是出自一个源头,那个源头就是不同的职事。

    分裂来自不同的职事

    为甚么从使徒-包括保罗和约翰-还在地上的时候,就有了分裂?分裂从第一世纪末开始发生,一直延续到这一世纪。分裂又分裂,造成了各种的混乱。这一切分裂的原因是甚么?它们都是因着所谓不同的职事,产生出来的。(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八至十页。)

    只有一种职事始终建造、造就、成全人,完全没有拆毁。新约所称义、提倡、高举甚至荣耀的,只有那惟一的职事。在提前一章四节,保罗接着告诉提摩太,那些教导不同之事的人,应当满心被神的经纶所占有。我与你们一些弟兄们的接触,使我有负担,定意召聚这次训练。我不喜欢看见主的恢复被不同的教训所拆毁。我看到真正的光景。主遮盖我。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说甚么,因为你们不晓得一切的因素。但我与你们一些人的接触,叫我深深感到有一种可怕的因素。我察觉到你们要教导不同的事,以引起困扰并造成分裂。只有一种职事,是建造而绝不拆毁的,就是神的经纶。(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二页。)

    就行政说,众召会在地方上可以彼此不同,但就见证说她们仍该是一,因为所有的召会乃是一个身体,在一个职事和主的一个行动之下。这就是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我盼望这事能深印在你里面。

    我在这时候分享这一点,是因在全地主的恢复里,有征兆出来指明一种认知,认为不同地区的召会,在各种工作之下有自由不一样。

    我必须见证,我的确宝贝主藉着一个职事而有一个行动,为要产生基督的一个身体,背负耶稣的一个见证,就是神新约经纶的见证。我越想到这一点,就越觉得今天我们在地上能有这样一个见证,真是奇妙超绝。(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七、三六页。)

    不仅如此,我们应该除去我们中间地区分隔的想法。假若一位弟兄在某地区兴起,他搬到另一地区去,应该没有任何难处;但是已过曾经有难处。在主的工作中,我们要丢弃地区分开的路。一个人若在某地区很久,他甚至最好搬到另一个地区去。在主的恢复中,为着一个身体的建造,应该只在一个行动里,藉着一个职事而有一个工作。(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一三至一四页。)

    在主的恢复里只有一个职事。你若说这职事是我的职事,你这样说时必须有一种体认,我所供应的是新约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是主耶稣托付给祂的十二使徒,然后给保罗和他同工的。倪弟兄清楚的认识只有一个职事。神在新约中经纶的职事是惟一的,所有服事的人,众执事,都应当有分于同一个职事。(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八二页。)

    我们都必须学习这严肃的功课,并且要儆醒不偏离新约的职事。如果我们在这独一的职事以外,推行新的、不同的东西,就着主的恢复而论,我们就了了。实际上,主的恢复乃是要把我们带回到新约独一的职事上。(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七七页。)

    惟一能保守我们在主恢复里的路,就是那惟一的职事。倘若我们说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而我们却这么轻忽的、甚至隐密的教导一些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东西,我们就种下了要在分裂里长大的种子。因此,我们蒙保守在永远的一里,惟一的路就是教导神的经纶里一样的事。这样的教训称为新约的职事。新约的职事单单供应三一神,这位三一神经过了种种的过程,要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作生命和生命的供应,好产生基督的众肢体,以形成基督的身体来彰显三一神。这就是新约的经纶。教导任何的事,甚至是美好的事,合乎圣经的事,只要稍微离开神新约的经纶,仍然会带进分裂,会被那狡猾者,那恶者,大加利用。因此,我们必须儆醒。(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七至四八页。)

  9. 独一的工作带着独一的目标-建造基督的身体(弗四12,林前十五58,十六10)。

    弗四12: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 3建造基督的身体。

    注3:根据文法结构,“建造基督的身体”就是“职事的工作。”11节那些有恩赐的人,不论作甚么,只要是职事的工作,就必须是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然而,这建造不是直接由有恩赐的人完成的,乃是由得着有恩赐之人成全的圣徒完成的。

    林前十五58: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林前十六10:若是提摩太来到,你们要留心,叫他在你们那里无所惧怕,因为他作主的工像我一样。

    我们不该以为,我们能照着我们在这恢复里的方式,作特殊的工作。我们也许非常有恩赐,并有很大的才能,可以作出一些事。但我们所作出来的,也许与世人作某种事业一样。我们必须领悟,在主的恢复里只有一个工作。(主恢复的简说,四二页。)

    实际上,在这一个身体里,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并没有差别。每一种区别在身体里都已经完全消失了。在身体里没有区域,也没有犹太人或希利尼人。

    我们若想要藉着所作的来称义自己,这就算不得甚么。我们是在地上不同的区域作不同的工作,带着不同的色彩和不同的味道么?如果我们这么作,却说我们是为着主的恢复,那这是怎样的恢复?诚实的说,我要告诉你们,没有一个工作是我们的。加州的工作不是我的,德州的工作不属于德州的弟兄们,西北区的工作也不属于那里的弟兄们。这个工作乃是主独一的工作。(林前十五58,十六10。)(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四、四八至四九页。)

    不叫自己的工作与他人工作相调的作法

    已过有一隐藏的因素,就是不叫自己的工作与他人工作相调的作法。新约向我们揭示,彼得为着主的工作,(主要的在犹太地,)和保罗为着主的工作,(主要的在外邦世界,)都是为着基督的一个身体,没有任何差异或分离。反之,他们在完成神新约的经纶上是一。彼得工作的果效实现于哥林多,(林前一12,)保罗也的确去耶路撒冷与那里的使徒和长老交通。(徒十五2,4,二一17~20上。)这样的交通,就像我们肉身的血液循环一样,在神圣生命的循环中帮助基督的身体,将我们为着主的恢复不同部分的工作,调和成为一个行动。我们的工作若缺少这样的交通,也许会发展成为另一个分裂的因素。(主恢复中当前的风波与主今日行动的方向,一七至一八页。)

    路只有一条。属灵的事是一元化的:一位神,一位主,一位灵,一个召会,一个身体,一个见证,一条路,一个流,一个工作。如果你不走这条路,你将无路可走。(时代的异象,五四页。)

  10. 在主行动的独一水流里事奉(启二二1,结四七1,徒十五39)。

    启二二1:天使又指给我看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

    结四七1:祂带我回到殿门,见水从殿的门槛下流出,往东流去;(原来殿面朝东;)这水从槛下,由殿的南边,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

    徒十五39:于是二人起了 1争执,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居比路去。

    注1:巴拿巴和保罗是为主的名不顾性命的人,(26,)但就在他们为信仰争辩,对抗割礼的异端获胜后,他们之间竟为其中一人的亲属起了剧烈的争执,以致彼此分开。这个责任该由巴拿巴承当。因为这事以后,行传里的神圣记载,说到主在神新约经纶里的行动,就不再题巴拿巴了。

    主给我看见,在使徒行传里,主工作的流,就是圣灵的流,只有一道。主给我看见在使徒行传里,地图上只有一条线,从耶路撒冷开始,一直到安提阿,又从安提阿到亚西亚,再从那里转到欧洲。我看见从来没有两道水流,总是只有一道。我对主说,『主,我感谢你。你在中国的工作绝不能有两道水流。我如果要在华北为着你、凭着你或藉着你有所工作,我就必须先到上海,调在这一道水流里,好使水流从那里涌流出来到华北。这样就只会有一道水流。』(神圣的水流,一四至一五页。)

    以后到了一九三四年年初,我在上海已经住了将近四个月之后,有一天他(倪弟兄)来找我说,『常受弟兄,这里同工们都觉得,你要把你的家眷接到上海来,与我们住在一起,一同作工。你把这事带到主面前,看主怎么带领你。』我就照着作了。就在那时我看见了一件事,在使徒行传这卷书里只有一道水流,从施恩座开始流到耶路撒冷,又从耶路撒冷经过撒玛利亚,往北到了安提阿,从安提阿转到小亚细亚,又到欧洲。你看见在整本使徒行传里,在地上主只有一个工作的流。无论何人若不在这流里,到头来那一个工作是没有记录的。巴拿巴与保罗分手,开始了另一个流,但那也就是他工作记载的终了。主对我说,『你看主工作的流在中国该是一个。它既是开始于上海,你就不该留在北边有另一个起头。你必须先跳进上海的这道流,然后在上海的流也才能去到北边。你必须保守在一个流里。』这一点我看得非常清楚。我信那是出于主的,所以我就照他们所说的作了。我先在北方开始了工作,然后来到上海,与他们在一起,与他们同工,因此就成了一个流,一道水流。(正当教会生活的恢复,二八一页。)

    基督的一个彰显,是在基督独一身体之那灵独一的一里。(弗四3~4。)没有那灵,我们就无法有一。这一个彰显也是在独一之灵的独一交通里,有分于三一神独一的流。(约壹一3,林后十三14。)只有一位三一神,只有一个交通,一个那灵的流。基督的一个彰显是在独一之神的独一行动里,为着祂独一经纶的独一完成,(弗一10,提前一4下,)并在基督独一生命的独一调和里,为着祂在宇宙中独一的见证。(林前十二24。)一切都必须是独一的。如果只有你那一区的一些召会调在一起,那不是独一的调和;那是『宗派的调和』。(为着基督身体之建造十大紧要的『一』,六五页。)

    已往我曾告诉你们,主开启了我的眼睛,使我看见在圣经里,尤其是在新约,只有一道水流从宝座流出来。(启二二1。)在五旬节,水流从耶路撒冷开始,流经犹太地,流经撒玛利亚,到达了安提阿。从那里这流转向小亚细亚、西欧、罗马,甚至也许转向当时被认为是地极的西班牙。只有一个流;在使徒行传里,你无法看见两个流。

    巴拿巴是绝佳的弟兄,事实上是他把大数的扫罗带进他的职事里。(徒十一25~26。)起初是巴拿巴领头。然而,在他们第一次行程的途中,那灵记载保罗开始领头,那灵也开始称扫罗为保罗。(徒十三9。)名字的改变可指明生命里的改变。从这时起,被圣灵充满的保罗,在使徒的职事里一路领头,连巴拿巴也接受这事实。巴拿巴与保罗是一,去耶路撒冷取得与割礼的搅扰有关的决议。就在那次决议成了给众召会的规条以后,巴拿巴和扫罗之间起了争执。(徒十五35~39。)这次争执不是为大事,乃是为小事。他们彼此分开,不是因着与信仰或基督的元首身分有关的不同意见。他们之间的裂痕不过是一件微小、个人、亲密的事。巴拿巴要在他们的行程中带他的表弟马可同去,而保罗说不。对我们而言,那是一件小事。但巴拿巴带着马可离开保罗以后,使徒行传里主的行动就不再有他的记载了。这事的原因是主只顾到一个流。

    一九三三年,倪弟兄请我加入他在上海的工作时,我清楚看见了这件事。那时我在华北作工,在教导圣经上相当有力,前途颇可期待。然而因为我的眼睛得开启,我就告诉主,我要去上海加入倪弟兄和他的工作。我看见在这地上,主的流,主的水流只有一个。若要华北被主得着,祂必然要藉着同样的水流来作这事。我必须投入这水流,与这水流是一,让主涌流。(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八二至八三页。)

李弟兄着重强调以上这十个圣经原则-使徒独一的教训和交通、使徒在各召会中都教导相同的事、主向一个召会的说话成为祂向众召会的说话、基督身体的一、同心合意、思念相同的事、说一样的话、新约的独一职事、一个工作带着一个目标、在主行动的独一水流里事奉-因为他领悟,在主的恢复中,这些都是保守一极重要的因素。

我们一直需要记得,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并且祂的恢复是独一的。没有另一个恢复,正如没有另一个基督的身体或另一个新约。使徒的交通乃是为着主这独一恢复的交通。

我们不该以为,我们在这恢复里能照着自己的方式,作特殊的工作。我们也许非常有恩赐,并有很大的才能,可以作出一些事,但我们所作出来的,也许与世人作某种事业一样。我们必须领悟,在主的恢复里只有一个工作。

当我进入这恢复时,我就领悟这恢复是甚么,并领悟这恢复是独一的。在我们中间,将这恢复带到中国的,是倪柝声弟兄。我若不接受这恢复的路,我在华北可以有一个工作,但我把那个工作放弃了。我完全领悟主只有一个身体,一个工作,一本圣经,一个启示,一个水流,在一个交通里。那时倪弟兄正被主使用。我从未想要讲说任何与他的教训不同的事。这不是说,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教训,但我所说的总是跟随倪弟兄所说的,为要保守主独一恢复里独一的交通。我觉得这样主观的与倪弟兄一同有分于主的恢复,乃是一种荣耀。我非常感谢主,祂怜悯了我,帮助我作上好的选择。在申命记三十三章摩西的祝福里,有『至宝』一辞。(13~16。)我领悟自己在这恢复里的年间,主一直把至宝赐给我。这是由于祂的怜悯,一直将我安置并保守在祂的恢复里。只要我们蒙保守在主的路上,我们就蒙保守在独一交通的一里。只有一位主,一个身体,一本圣经,一个神圣的启示,一个说话,一个恢复,一个交通,一条路,来实行这恢复。(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四○至一四二页。)

二、同工们在保守众召会免于不同的教训之事上的职责

不仅如此,新约再清楚不过的启示,在工作中领头的人有其立场,甚至有其义务,要劝勉、调整、嘱咐、劝戒、并警告众圣徒,以对抗不同的教训(包括偏离以上圣经的原则)所产生的破坏(提前一3~4,罗十六17,林前四14,十一17上,弗四14,帖后三6,提前六3~5,提后一13,二2,三5,三14,四2下,彼前五1,犹3)。

提前一3~4:[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 3不同的事,[4]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3节注3:…现在,从提前到腓利门,对召会实行的一面有详细的启示,说到地方召会的行政和牧养。这面所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终止异议者那些使圣徒偏离神新约经纶中心线及其终极目标的不同教训。(4~6。)在3~4、6~7,六3~5、20~21不同的教训,以及在四1~3的异端,乃是召会败落、堕落并变质的种子、根源,是后书所要对付的。

罗十六17: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 2避开他们。

注2:在十四章,保罗对于接纳在道理或作法上不同的人,十分宽大容让。但在这里,他坚决断然的要我们避开那些持异议、造成分立和绊跌人的人。两面都是为着维持基督身体的一,使我们能过正常的召会生活。

林前四14:我写这些话,…乃像劝戒我亲爱的儿女一样。

林前十一17上:然而,我要吩咐一事…。

弗四14: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 3教训之风所摇荡,这教训是在于人的 4欺骗手法,在于将人引入 5错谬 6系统的诡诈作为。

注3:任何使信徒受打岔离开基督与召会的教训,即使是合乎圣经的,都是将他们从神的中心定旨带开的风。

注4:原文指掷骰子之人的欺骗手法。诡诈作为也指赌博者的把戏。教训之风是把信徒吹离基督与召会。此乃撒但以其狡诈,利用人的欺骗手法和诡诈作为,所鼓动的骗言,为要阻挠神建造基督身体的永远定旨。

注5:欺骗手法是属人的,错谬系统是属撒但的,与那恶者所设计欺诈的教训有关,使圣徒从基督与召会生活岔开。

注6:分裂的教训为撒但所组织并系统化,造成严重的错谬,因而破坏基督身体生活实行的一。

帖后三6:弟兄们,我们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嘱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且不照着你们从我们所受的传授而行,就当远离他。

提前六3~5:[3]若有人教导的不同,不赞同健康的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以及那合乎敬虔的教训,[4]他是 1为高傲所蒙蔽,一无所知,却 2好问难,争辩言辞,由此就生出嫉妒、争竞、 3毁谤、恶意的猜疑,[5]以及那败坏了心思,…而失丧了真理之人 4无止境的争论。

4节注1:凡与主健康的话不同的教训,总是出于人那蒙蔽自己的高傲与自大。

4节注2:问难和争辩言辞都是病。这里的“病,”乃是与3节的“健康”相对。

4节注3:直译,亵渎。与西三8者同,是指毁谤、咒骂人,不是指亵渎神。

5节注4:或,不住的争吵。

提后一13: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耶稣里的信和爱持守着。

提后二2: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从我所听见的,要托付那忠信、能教导别人的人。

提后三5:有敬虔的外形,却否认了敬虔的能力;这等人你要躲开。

提后三14:但你 1所学习、所确信的,要活在其中,因为知道你是跟谁学的。

注1:提摩太从使徒所学习并他所确信的,乃是新约内容的重要部分,这部分完成了神圣的启示。(西一25。)因此,他对新约的大部分有实际的领略。

提后四2下:…用全般的恒忍和教训,叫人知罪自责,谴责人,劝勉人。

彼前五1:所以,我这同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人,并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作长老的人。

犹3:亲爱的,我尽心竭力要写信给你们,论到我们共享之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那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竭力争辩。

领导是在使徒的教训里产生,加强,并受限制、约束的。在提前一章三至四节,保罗嘱咐提摩太仍住在以弗所,为着一个特定的目的作一件事。提摩太在那里是要嘱咐那些有异议的人,不要教导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不同的事。他必须嘱咐这些人,不要教导与使徒的教训不同的事。使徒的教训乃是关于神新约的经纶,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分赐到祂所拣选并救赎的人里面,使基督得着一个身体彰显祂自己,并使三一神能在新耶路撒冷得着完全而永远的彰显。任何传讲或教导的执事,都必须完成这样的职事。否则这个传道人或这个执事就应当受限制。保罗有权柄嘱咐人,不要教导与神经纶不同的事。提摩太是要告诉那些有异议的人,他们那样的教导,必须受约束并被规正。提摩太前书给我们看见,有一个领导可以嘱咐人教导正确的事。

保罗在他新约职事的工作里,运用领头的身分规正那些教导错误的人。约翰也运用他的领头身分,嘱咐信徒不要接纳那些教导异端,就是不照着使徒教训施教的人。凡有分于新约经纶职事的使徒们,的确运用了领头的身分。(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八六至一八七页。)

不可教导不同的事

这就是何以保罗在混乱的环境中,在他与同工们工作了许多年之后,写了提摩太前书。这封书信完全是一种豫防注射。当召会往前去的时候,有一种又一种的毒素注射到基督徒的召会中。保罗在他着作的职事结束时,写了提摩太前书,给召会豫防注射,以对抗这一切毒素。然而,在这封书信开头的话里,我们对保罗写的方式可能不觉得很严重:『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不可教导…不同的事』这短句似乎很简单。你若仅仅读这短句,你不会觉得不同教训的严重性。我们不以为这是严重的,实际上非常严重。教导不同的事,会把人杀死,拆毁神的建造,而废除神的整个经纶。我们都必须看见,甚至教导一点点不同的事,也会将主的恢复拆毁。有一句格言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你无须释放一篇完整的信息。只要说一句话,表达出你的那一种观念,就把一切都拆毁了。我们必须看见职事是『可怕的』。你的说话能建造,也能拆毁。很可能你的说话是在拆毁、消杀并废除。(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至四一页。)

教导合乎圣经还不彀

请不要有平安和把握说,只要你教导的事合乎圣经,就没有问题了。不,可能很有问题,因为你的教训造成分裂。甚至正确的教训也造成分裂。我们都必须看见,一般说来,各个公会并没有教导错误的东西。他们都尽心竭力教导正确的东西,合乎圣经的东西。然而,最终基督的身体却被分割了。我们感谢主,成千的传教士往中国去。他们把圣经、福音和主的名带到中国去,他们把相当数目神所拣选的人带进基督的救恩里。藉着他们,古老、保守的中国人敞开接受主的事物。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但在另一面,有一些传教士到中国去,照着他们的观念教导不同的东西。结果,他们把分裂带到那里,把基督在中国的身体切成碎片,永远不得医治。这是何等可怕的光景!他们作了正确的事,传讲了正确的东西,却带进可怕的结果。谁要对这事负责?是那些教导正确的东西却造成分裂的教师。这真是可怕。
我们从经历中晓得,传不同教训的人,是头一个被牺牲的人。这就是说,如果你传不同的教训,你不是冒着牺牲主恢复的危险,乃是冒着牺牲你自己的危险。我们都需要实行保罗给提摩太的话:『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我们不该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我们都该说一样的话。(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至四一、四三至四四、一三五页。)

禁止教导不同的事

在提前一章三节,保罗说他劝提摩太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不同的事。教导不同的事就是教导与使徒所教训的不同的事,也就是教导与神新约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4。)这指明所有施教者在众召会里都应当照着使徒的教训教导相同的事。当然,这也指明众召会在教训的事上应当是一。(今日主恢复中内在的难处及其合乎圣经的救治,三二至三三页。)

要明白提摩太前书,就必须先了解这卷书的写作背景。行传二十章记载,保罗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打发人去请以弗所的长老来,对他们讲说严肃且重要的话,说他在他们中间三年之久,凡关乎神旨意的,没有一样向他们避讳不说。(20,27,31。)这意思是,保罗把神在新约里的启示,都向他们传讲得完备而透彻。然后他说,『我知道我离开以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29。)这里的豺狼是指那些犹太化的信徒,他们在召会中作不健康的工作,讲不健康的话。不健康的话就是害人的话,有毒的话;从这一面意义说,讲说不同教训,讲不健康之话的人,就如同豺狼一样,是损伤人、毒害人、不供应人的。

主在约翰十章说,祂是好牧人,祂来了,是要为人舍命,好叫人得生命。(10~11。)主也说,狼来了不是叫羊得生命,而是叫羊受伤害。(12。)所以那些在召会中叫人受伤害的就是豺狼。讲不同道理的人,表面看也是神的百姓,他们所传讲那些不同的道理,就是不健康的教训;不健康就是不供应人生命,就一面说乃是损伤人的。好比人吃的食物,若是不健康,就是有害的。不健康的东西吃了,不但无益,反叫人受消耗,损伤人身体的健康,影响人肉身的生命。(时代的异象,六二至六三页。)

同工们有责任防止不同的教训侵入众召会,这是极其重要的,因为 新约的领导主要在于使徒的教训和交通。同工们藉着他们对众召会中众长老,连同众圣徒的教导和交通,而尽其职责。 

三、长老们的责任-保护群羊

『分析和回应』一文认为,使徒在彼前五章二节和行传二十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对长老们的话仅仅是关于『长老牧养并保护群羊』,与『一个出版』并无关系,而『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为错误的应用。事实上,这几处经节正切中此一主题。

徒二十28~30:[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召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29]我知道我离开以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勾引门徒跟从他们。 

使徒保罗嘱咐长老们照顾召会,要保护召会,脱离从外面进来的凶暴豺狼,以及从信徒中间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勾引门徒跟从他们的人。根据新约,长老们在主面前背负一特别的责任,就是尽监督的职分,保护在他们照顾之下的地方召会和众圣徒,使其不受不健康且破坏人之教训的侵扰。(彼前五1~2,多一7上,9,来十三17。)今日的确需要这样的监督职分!

彼前五1~2:[1]所以,我这同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人,并同享那将要显出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作长老的人,[2]务要牧养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监督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不是为着卑鄙的利益,乃是出于热切。

多一7上,9:[7]因为监督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9] 1坚守那按照使徒 2教训 3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 5使那些 6反对的人知罪自责。

9节注1:长老是为着在地方召会中执行神的行政而设立的,使良好的秩序在召会中得以维持。要成就这事,长老必须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使他们能制止说搅扰话的人,并平息纷乱的局面。(9~14。)

9节注2:指使徒的教训;(徒二42;)这些教训至终成了新约。这指明:(一)众召会是按照使徒的教训建立的,也是凭着遵守使徒的教训存在的;(二)众召会的秩序,是凭着那按照使徒教训所教导可信靠的话,得以维持的。召会的混乱主要的是由于偏离使徒的教训。我们要对抗这事,就必须坚守众召会中,按照使徒教训所教导可信靠的话。在黑暗混乱的局面中,我们必须坚守新约里光照并规正的话,就是使徒的教训。要维持召会的秩序,除了长老职任以外,还需要有使徒按照神启示的话语。

9节注3:指在召会中按照使徒教训所教导,可信、可靠、真实的话。地方召会中的长老应当坚守这种健康的话,使他们能尽教导的职责。(提前三2,五17。)

9节注5:即揭露事情的真实特性,使人知罪自责,因此是藉暴露人的过错责备人。在弗五11、13,本辞译为责备。

9节注6:或,反驳的人。 

来十三17:你们要信从那些带领你们的,且要服从;因他们为你们的魂儆醒,好像要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欢乐的作这事,不至叹息;若叹息,就与你们无益了。

李弟兄说到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最清楚的话之一,见于一九八六年二月长老训练所释放的其中一篇信息,篇题为:『长老职分与全时间者训练的基本原则』。在该段话的结语中,他嘱咐长老们,在他们当地要顾到不同出版的事,以吞没异议,指明弟兄们应当基于他的交通,『对长老职分作些调整』。

我们中间有些弟兄仍在出版刊物,这很困扰我。照着我可靠的观察,那些刊物没有新的亮光或生命的供应。其中也许含有一些圣经的道理,但任何生命或亮光的点都采自水流职事的刊物,几乎没有一项生命或亮光是我们的刊物所没有论到的。基于这事实,这些弟兄为何需要出版他们的刊物?因为所有的刊物都是我的,我就很难说这样的话。但我被迫说真话:因着出版你自己的刊物,你浪费你的时间和金钱,你浪费圣徒摆上的金钱,你也浪费他们读你刊物的时间。在我们中间其他的刊物中,粮食、生命的供应、和真正的光照在那里?要确信在每种水流职事的刊物中,确实至少有一个主要的启示。

…即使我在中国大陆写了一些书,我也从来不敢自己出版甚么,我不喜欢有另一种声音。我们的声音必须是一,所以我们必须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我召聚写作之人的特会,用意是要鼓励你们写点东西,但不是以已过所发生的那种方式;这交通会保守并保护我们不非法行事。

…我劝你们众人要顾到这事。你必须吞没异议,不要让异议吞吃你。
我盼望这交通会给众召会一些帮助。要接受这些原则,在主面前祷告,并且考虑你所在之地真实的光景,然后你就能对长老职分作些调整。
(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一七一至一七三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同工们在聚会中将『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交付与长老们,在聚会末了,同工们也照样说明,他们的负担已藉他们的交通释放出来,现在,长老们该负起责任,考虑如何(不是要不要)将同工们的交通应用在他们各地的情形里。因此,不仅同工们交通的内容,甚至交通与众召会的方式,都完全是根据圣经的榜样和李弟兄的实行。

四、公开发表异议是不合乎圣经的行为

对相调同工们、水流职事站、以及同工们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中的交通,公开发表异议,并无圣经根据。此类混乱且没有原则的行为与前面已题及之圣经原则完全相反,因此亦为圣经所强烈警戒者(林前十一16,罗十六17,多三10,加五19上,20下,林前十一19)。

林前十一16:若有人想要强辩,我们却没有 1这样的规矩,神的众召会也没有。

注1:指强辩、争辩、争论的规矩。无论是使徒自己,或是众召会,都不能容忍人强辩使徒的教训。

罗十六17: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 1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 2避开他们。

注1:指被绊跌而离开召会的生活。这必是因着不同的意见和教训。

注2:在十四章,保罗对于接纳在道理或作法上不同的人,十分宽大容让。但在这里,他坚决断然的要我们避开那些持异议、造成分立和绊跌人的人。两面都是为着维持基督身体的一,使我们能过正常的召会生活。

多三10: 1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 2拒绝。

注1:指异端、分派的人,在召会中照着自己的意见形成派别,而造成分裂。(见彼后二1注3。)前节所说智慧派的犹太教,应当与此有关。

注2:为了在召会中维持良好的秩序,分门结党和分裂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这是为着召会的益处,而停止与传播分裂的人交往。

加五19上,20下:[19]肉体的行为,都是明显的,就是… 4宗派。

20节注4:原文与彼后二1的异端同字。在此指“意见的派别,”(达秘新译本,)派系。

林前十一19:在你们中间不免有 1派别,好叫那些 2蒙称许的人在你们中间 3显明出来。

注1:指宗派,不同意见的派别,如在加五20者。

注2:意经过试验,符合要求。

注3:宗派有助于使蒙称许的人显明出来,因他们不是分门结党的人。

哥林多前书有两节说到蒙头,给我们看见我们在实行上需要是一。关于蒙头的事有许多不同的思想,但保罗在十一章十六节告诉圣徒们不要为这事强辩:『若有人想要强辩,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召会也没有。』这里的规矩是强辩、争辩、争论的规矩。无论是使徒自己,或是众召会,都不能容忍人强辩使徒的教训。这里的众召会指明,所有的地方召会虽是各自独立的,却都照着使徒的教训一致行动。所有召会的实行都该是独一的。(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四三至四四页。)

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使徒吩咐我们,要避开那些制造分裂的人;在提多书三章十节他吩咐我们,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按照罗马十四章一节至十五章十三节,我们必须接纳所有的真信徒,不论他们在道理上或外面的实行上是否有不同的看法。然而,我们不能忍受任何种的分裂,因为分裂亵渎三一神的身位,破坏基督身体的构成和基督身体的实行。按照使徒保罗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和提多书三章十节清楚而明确的话,我们必须避开那些故意制造分立的人,也必须拒绝那些特意接触人,为要破坏人的人。(关于主的恢复和我们当前的需要,一○六至一○七页。)

第一件事是制造分裂,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使徒的教训。(罗十六17。)在罗马十四章保罗说,我们必须接纳各种真信徒,无论他们谨守某些日子或认为日日都一样,无论他们吃蔬菜或吃肉。(罗十四1~6。)然后,在十五章保罗说,我们必须照着基督接纳真信徒。(罗十五5~7。)在这几段话里,保罗心地非常宽宏,非常宽大,就一面说,也非常自由。但在十六章末了保罗说,『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避开他们。』这两件事-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一直也仍然在我们中间进行着。因此,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我们从使徒所学之事的人,我们需要留意,并且必须避开他们。

在对付制造分裂之人的事上,我们也必须接受保罗在提多书三章十节的话:『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分门结党的人就是制造分裂、结党的人。照着保罗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和提多书三章十节的话,这样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必须拒绝,并且避开他们。这样作就是对这样的人施行隔离检疫。对人施行隔离检疫,意思不是我们恨恶那人。倘若家中的一员患了传染病,为着全家人的安全,其余的家人就需要对他施行隔离检疫。否则,全家人都会受影响。同样,要实行保罗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和提多书三章十节的话,就要对基督身体里制造分裂的肢体施行隔离检疫。这不是我的教训,乃是我将圣言向你们陈明。(主恢复的简说,四九至五○页。)

在我们中间可能有一些搞分裂的肢体。保罗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说到这些人,那里说,『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避开他们。』有些人故意造成分立。我们必须避开这些造成分立的人。提多书三章十节说,我们必须拒绝分门结党的肢体。有些肢体分门结党、并分立得很厉害,他们接触人的目的就是要造成分立。今天有些人就像这样,他们有意留在我们中间,为要散布他们的毒素。毫无疑问的,他们乃是造成分立的人,他们是分门结党的。他们既是制造分裂的,我们就必须避开他们,他们虽经一再警告,仍然是分门结党的,我们就必须拒绝他们。(基督身体的内在观点,一二二页。)

罗马十六章十七节嘱咐我们,要避开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使徒之教训的人。我们必须避开任何造成分立的人,不该接触这样的人,与他们交通。这是另一种排除在基督身体交通之外的情形。

使徒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嘱咐要对付分裂的人,有些人说这话不该应用到今天在主恢复里造成分立的人身上。他们说,罗马十六章十七节是指那些不服事我们的主,只服事自己肚腹的人,如下节所题的,而今天在主的恢复里造成分立的人不是这种人。但我们需要领悟,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使徒定罪造成分立的行动;无论造成分立的是怎样的人,造成分立都是被定罪的。一位弟兄作基督徒也许每一面都非常正确,但他若在召会里或在众召会中间造成分立,他就该如使徒所嘱咐的,被定罪并隔离。(新约的职事以及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二九页。)

制造分立的人起来

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保罗说,『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避开他们。』这指明制造分立的人已经起来了。

分门结党的人(分派的人)存在于召会中

在提多书三章十节保罗说,『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这告诉我们,分门结党的人(分派的人)存在于召会中。这样分派的人在召会中按照他们自己的意见结党,就造成分裂。(在旧造里撒但的混乱以及为着新造的神圣经纶,六一页。)

回顾我们当前的光景,在众召会领头的弟兄们亟需警戒众圣徒提防那些散播分裂与混乱的人。那些毁坏神建造的人,乃是隐藏于『忧心』主恢复的面具背后,意图引导众召会及众圣徒偏离这些已保护我们多年的圣经原则。对于同工们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一文中的交通,有人发表不同的教训和反对的文字,其中有许多已藉着网际网路(包括登载于召会网站上)散布至全球各处。此种异议广为流传,与多年前的另一事件极为相似,当时有几位在安那翰召会作长老的人『不法』的散布异议之意见,遂有数位同工-Francis Ball,Titus Chu,Les Cites,Eugene C. Gruhler,Joel W. Kennon,David Lutz,Benson Phillips,James Reetzke Sr.-具名,以公开信予以回应。

我们写信给你们,不是要干涉安那翰召会的事务,而是对你们不法的分发你们关于召会事务之立场的声明,作合理的反应。如果关于你们立场的刊物只限于你们一地,事情就不一样了...。

我们再三强调这一点,因为在我们看来,安那翰召会的行政已经变得与别地召会的行政性质不同了;又因为这新立场的声明毫无忌惮的分发出去,直接攻击我们在主恢复里到目前为止一直所实行的。(给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安那翰召会聚会中说话者的公开信,九页。)

五、在主的职事里只有一个号声

最后,关于『分析和回应』一文所宣称,林前十四章八节已被同工们『借用于不相干的背景中』,我们必须认清此等宣称的错谬。着者反对这样的解释,实际上是反对我们李常受弟兄的职事,也暴露出着者对保罗着作之全部圣经背景的无知。自一九八四年,李弟兄召聚了一连串紧急长老训练,因为在主的恢复中,有一种分裂的倾向,其起因主要是由于一些工人在主的恢复里作自己的工,如同『诸侯』一样。

今年三月间在印尼有一次国际相调特会,需要八位释放话语的弟兄。他们来问我:『我们去该怎么作?』我说,你们去要作身体的工作,不要像已往,各作各的工;有了一个小区域,就成了一个山寨,结果各作各的山寨,各占各的山头,都变作诸侯了。

从一九八四年开始,我数次召聚紧急长老同工聚会,就是为着这件事。我说,我所以召开紧急聚会,乃是因为我看出,我们中间有分裂的倾向。我释放了一系列的真理,后来印成了八本书,(见『长老训练』第一至八册,)你们都应该去读一读。我曾说,诸侯的时代过去了,你们不要再去作诸侯的工作。同工们都该出去,但千万不要作山寨的工作、诸侯的工作,只要作主的恢复。我们都作主的恢复,那就是一个身体。若只是三五个同心的人去搞个小区域,那样作出来的不是合一,也不是同心合意,而是制造分裂。近年来风波的产生,原因就在于此。(圣经中管制并支配我们的异象,三○至三一页。)

在这种背景之下,在一九八六年长老训练,一篇标题为:『在主的职事里不吹无定的号声』的信息中,李弟兄应用林前十四章八节(连同民数记十章九节,士师记七章十八节,提摩太后书二章三节),说到在主的恢复里,藉着职事,只吹一个明确的号声。

林前十四8: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豫备打仗?

民十9:你们在自己的地,与欺压你们的敌人打仗,就要用号吹出大声,使你们在耶和华你们的神面前得蒙记念,也蒙拯救脱离仇敌。

士七18:我和一切跟随我的人吹角的时候,你们也要在全营的四围吹角,喊叫说,耶和华和基甸的刀!

提后二3: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 1兵。

注1:使徒认为他们的职事乃是为着基督的争战,正如民四23、30、35,把祭司的事奉看作服役,争战。

有些所谓的工人、带领人,喜欢以为自己能采取另一条线,不跟随职事里的一条线。他们也许认为这和说方言没有明确的繙译一样,不过是一件小事,不需要太加注意。已往我自己也多多少少有这种思想。虽然我说了这样严肃的话,我的容忍结束了,但有些弟兄也许觉得,(不是消极的,乃是非常积极的,)他们爱我,他们不认为我需要对这样的小事那样严肃。已往我有同样的思想,但藉着我的研读,我看见在新约里,吹号叫人豫备打仗的例证只用在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这个例证不是用来说到基督在祂神格里的身位,或基督重大、永远的救赎。这个例证是用在次要的点上,就是繙方言。

让我们读林前十四章六至九节,看看这个例证的上下文:『弟兄们,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与你们有甚么益处?除非我用启示,或知识,或豫言,或教训,对你们讲说。就是那无生命而发声之物,或箫、或琴,若发出来的声调没有分别,怎能知道所吹所弹的是甚么?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豫备打仗?你们也是如此,若不用舌头说容易明白的话,人怎能知道你所说的是甚么?这样,你们就是向空气说话了。』这是关于说方言的事,我们认为这件事很小,使徒保罗却在这节插进『打仗』一辞。我们中间没有人会认为打仗是小事。打仗的军队需要士气,就是争战的同心协力。为了维持这种士气,甚至对最小问题的一些异议也必须消杀。那些微的异议谈话若不消杀,士气就会消灭。不再有士气,军队必然会打败仗。这警告我,主的职事是严肃的。主的职事就像吹号,叫军队前去打仗。(民十9,士七18。)主的职事是争战的事。(新约圣经恢复本提后二3与注1。)(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七二至七四页。)

事实上,李弟兄在一九八六年所说的话并不是第一次。早在一九七五年,他就曾将林前十四章八节应用于吹号之事上。

神不会差遣许多吹号的人在军队征战的时候吹不同的号声。(林前十四8,民十9,士七18。)这会造成混乱。神是更有智慧的,祂只会兴起一个吹号者,发出一个呼召,吹出一个声音,使祂的子民在地上可以迈步前进。(译自『耶稣的见证』,中文尚未出书。)

以上两次,李弟兄都指出,在主的恢复中有 一般的职事在领导,若有不同的说话,与这职事所吹的一个号声不同,就会在圣徒中间产生无定和混乱的情形。李弟兄在一九八○年代一连串长老训练中,表达他的愿望,盼望有恩赐的弟兄们把他们个人的职事摆在一边,好能有明确的号声,带领主恢复中的圣徒争战,以完成神永远的经纶。他进一步指出,吹号对文字工作的重要性,过于口传的职事。

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

有一件事给主的恢复造成麻烦,就是我们有不同的出版。我们若对主的恢复认真,就必须避免任何一种在难处上的牵连。我们在中国大陆时,只有倪弟兄有出版,福音书房单单也惟独属于他。他请我协助文字工作。我的确写了一些书,其中一本是论到基督的家谱,一本是彭伯(Pember)所着『地的最早时期』的部分繙译,以及一些关于诸天之国的书。我自己从未出版任何东西,我总是将我的稿件寄到在倪弟兄和他助手之下的福音书房;我的稿件该不该刊登,在于他们的分辨。我喜欢有人检核我的作品,看看在真理上是否有些不准确。写书解释诸天的国,不是小事。我喜欢我的材料经过他们的检核,这帮助且保护我。眼科专家俞弟兄,繙译了一些奥秘派的书,但他没有出版任何东西。我们只有一种出版,一切都是经过倪弟兄的福音书房出版的,因为出版其实就是吹号。 吹号不仅是在口头的信息中,更是在文字上。(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一七○至一七一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保罗在行传二十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的话是李弟兄对于林前十四章八节解释的基础。在行传里,保罗告诉以弗所的长老,他在众人的血上是洁净的,因为神的旨意,他并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他们。这话是直接引用神对以西结的嘱咐,主立以西结作守望的人,吹角警戒祂的子民,有仇敌要来攻击他们(结三三1~6)。保罗宣告神全部的旨意,包括他对长老们所说指引和警戒的话,乃是他在新约职事里的吹号。

徒二十26~27:[26]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见证,我在众人的血上是洁净的。[27]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你们。

结三三1~6:[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2]人子阿,你要告诉本族的子民说,我若使刀剑临到那一地,那一地的民从他们中间选取一人,立他为守望的,[3]他见刀剑临到那地,就吹角警戒众民,[4]凡听见角声不受警戒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流他血的罪就必归到他自己的头上。[5]他听见角声,不受警戒,流他血的罪必归到他自己的身上;他若受警戒,便是救了自己的性命。[6]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却不吹角,以致众民未受警戒,刀剑来除灭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因自己的罪孽被除灭,我却要从守望的人手中追讨流他血的罪。

拒绝将林前十四章八节应用于主的职事需要一个号声,或是说这节并非应用于只有一个出版之事,二者不仅是拒绝相调同工们的交通,更是反对李弟兄对于本节在我们光景里的应用。此种行为无疑是推翻了我们弟兄的交通,不顾他所说,如何藉着在执行主的职事上受限制,而保守主恢复中的一。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