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关于工作区域与工人团体

本文将从圣经的启示、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教导、并我们在主恢复中的实行,以一个清楚、平衡的观点,来省视工作区域与工人团体这件事。首先,我们在这里所著重的不是表面的字句,而是其实质。我们看看倪弟兄的交通:

…以工作来说,使徒料理这一个区域的工作,或者说,这一带地方的工作。也许‘区域’这两个字过于正经,只要你们懂得那一个意思就好,我们不争字眼。…(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一集,一五五页。)

请你们记得,区域也好,范围也好,中心也好,这些都是字眼,你随便起什么名字都可以,我们是要注重那一个东西。…(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五集,一○七页。)

这段话是很重要的,因为一位有异议的弟兄,提出了一个肤浅的论点,指倪弟兄和李弟兄在工作区域的教导上,有所不同。这位异议的弟兄还进一步指控本站的一位投稿者─Bob Danker弟兄,说应当只有一班工人,在职事里一同服事,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而倪弟兄却在‘工作的再思’里表示,不该将工人们集中,归于一个中央的管制。然而,我们若是深入探究,就不难明白一如Bob Danker所述,倪弟兄所教导与实行的基本原则,与李弟兄的是一样的。以下各点可视为工作中管治的原则,包括:

  1. 工作是藉着同工们在团体配搭的服事里完成的。
  2. 工作只有一个,为着产生一个身体,作主独一的见证。
  3. 工作以身体为原则。
  4. 工作维持基督身体一的交通。
  5. 在一个领导下作工。
  6. 各同工团体,并不独自行动。
  7. 在工作里没有辖区之分。
  8. 工人们没有不同的教训。

圣经中 亚波罗事例的典范,给我们看见这些原则的重要性。我们若对这些原则有清楚的领会,就会看见李弟兄所交通的,工作只有 两个区域─‘一个在犹太地,一个在外邦’,与倪弟兄关于‘主会打开 更多区域’的交通,是一致的。我们若认识这些原则,就会看见Bob Danker弟兄所写的‘ 只有一班工人’,与倪弟兄在‘工作的再思’里所提到的‘ 一班一班的工人’,也是一致的。至终,我们在 主所给我们的榜样─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身上,会看见这些重要原则的实际应用。

一、工作是藉着同工们在团体配搭的服事里完成的

工作是藉着同工们在团体配搭的服事里完成的。这是新约的榜样,也是打从主在中国兴起倪柝声弟兄以来,在主恢复里一贯的实行。

这一班一班的使徒,不是照着派别或教训组成的;他们乃是在圣灵的主宰下所组成,圣灵安排不同工人的环境,使他们在工作里联在一起。这并不表示他们与其他工人是分开的,只是在圣灵的安排下,他们并没有与这些人有特别的关联。(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一九页,中译。)[斜体照原文加示]

在那灵的主宰下,身体里的工人们被依次安置在不同的服事团里。今天,有一班一班的弟兄们,和谐一致的在水流职事站,台湾福音书房,雷玛出版社,圣经为美国,主在欧洲的行动,全地的全时间训练,全美及各地的校园开展队里配搭。也有一班一班的同工们,一同在俄国、欧洲、华语世界、印度、澳洲等地配搭。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实际作工的路。这是工作惟一实际的路。然而,当一部份的工作违反了以下任一关键的工作原则时,就会产生问题。

二、工作只有一个,为着产生一个身体,作主独一的见证

虽然劳苦的禾场有许多,但工作只有一个,为着产生一个身体,作主独一的见证。

加二7~8:[7] 反倒看见我受托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彼得受托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8] (因为那在彼得里面运行,叫他为受割礼之人尽使徒职分的,也在我里面运行,叫我为外邦人尽使徒的职分)。

徒一15:在那些日子,有许多人聚集,约一百二十名,彼得在弟兄中间站起来,说。

徒二14:彼得同十一位使徒站起来,高声对众人说,诸位,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

徒九15:主却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因为这人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子孙面前,宣扬我的名。

徒二二21:主向我说,你去罢,因为我要差遣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

弗二16:既用十字架除灭了仇恨,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在一个身体里与神和好了。

罗十二5: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是一个身体,并且各个互相作肢体,也是如此。

林前十二12~13:[12] 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13] 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

弗四4:一个身体和一位灵,正如你们蒙召,也是在一个盼望中蒙召的。

启一2:约翰便将神的话,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见证出来。

启一9: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的,为神的话和耶稣的见证,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

两个区域,不是两个工作

倪弟兄说这话是基于圣经启示, 主在地上的工作,就是新约的职事,有两个区域。第一个区域是在犹太地,主要在犹太人中间;第二个区域是在外邦世界,主要为着外邦众召会。新约的记载很清楚,犹太地区的工作是为着犹太众召会,在彼得的带领之下;外邦世界的工作是为着外邦众召会,在保罗的带领之下。(加二7~8。)这也清楚的记载在使徒行传里。(徒一15,二14,九15,二二21。)

有些人采取一种立场说,这是两个工作─一个在犹太地为着犹太人,一个在外邦世界为着外邦人。一个工作是由一班工人作的,以彼得为领头人;另一个工作是由另一班工人作的,以保罗为领头人。但我们必须看见,主在这地上并没有两个行动,祂只有一个行动。主在地上也没有两个身体,祂只有一个身体。

一个行动,一个身体,和一个见证

实际上,在这一个身体里,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并没有差别。每一种区别在身体里都已经完全消失了。 在身体里没有区域,也没有犹太人或希利尼人。为着这样一个身体,主在地上只有一个工作。从新约里我们能看见,主在地上只有一个行动,一个身体,也只有一个见证。照着空间和时间说,祂新约的行动,祂的身体,和祂的见证乃是宇宙的。我们对这三方面的印象必须非常深刻。主只有一个行动,一个身体,和一个见证。

职事在往前的时候乃是区域的。然而,这不是说,主在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行动、不同的身体、和不同的见证。不是说,在犹太地彼得带领之下的职事或工作,是为着一种见证,然后在外邦世界保罗带领之下的工作和职事,是为着另一种见证。 在新约时代,主只有独一的职事,为着一个行动,以产生独一的身体,作独一的见证。(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三至二五页。)[ 粗体为笔者加示,全文同]

藉着一个职事而有一个行动,产生一个身体,背负一个见证

我必须见证,我的确宝贝主藉着一个职事而有一个行动,为要产生基督的一个身体,背负耶稣的一个见证,就是神新约经纶的见证。我越想到这一点,就越觉得今天我们在地上能有这样一个见证,真是奇妙超绝。(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三六页。)

三、工作以身体为原则

此外,所有的工人都必须以身体为其工作的基本原则。

…[巴拿巴和保罗]二人分开出去,并不代表任何个人或组织,而是代表基督的身体,也只代表基督的身体。一切真正合乎圣经并且真正属灵的工作,都必须是出自于身体,并且是为着身体。 身体必须是工人所站的立场,也必须是工人作工惟一的范围。(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二九页,中译。)

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先前〕曾努力表明三者各自的功用和范围;如今却有一个危险,就是我们不明白神的事属灵的性质,就不仅想要将三者加以区别,更将三者分割为分开的单位,因而失去了身体的彼此相联。我们必须记得,三者之间的区别无论怎样清楚,三者都是在(宇宙)召会中。结果, 三者的行动和行事必须如同一个,因为无论各自有何特别的功用和范围,三者都是在一个身体里。

所以我们一面对三者加以区别,为要有所了解;但另一面,我们切记三者乃是相联如同一个身体。 并不是几个有恩赐的人看到自己的才能,就可以独自用自己所有的恩赐来尽职;也不是几个人觉得有呼召,就可以自己形成一个工作团体;更不是几个志同道合的信徒联合起来,就 可以自称为召会。一切都必须在身体的立场上。召会是身体在雏形上的生活;职事是身体在事奉上的功用;工作是身体在成长中的扩展。召会、职事或工作,都无法凭自己存在。每个都必须源于身体而存在,每个都在身体里有其地位,并且每个都为身体的益处效力;三者都来自身体,在身体里,并为着身体。联于身体并肢体间彼此相联的这个原则若没有被认定,就无法有召会,无法有职事,也无法有工作。我们强调这个原则的重要,绝不会太过,因为若没有这个原则,一切就都是人工的,不是神造的。 职事的基本原则是身体,工作的基本原则是身体,召会的基本原则是身体。身体是今天神儿女生活与工作支配的律。(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八七至一八八页,中译。)

四、工作维持基督身体一的交通

工作既是在身体的原则里,工人们就必须维持基督身体一的交通。

徒九28~30:[28] 于是扫罗在耶路撒冷,和门徒出入来往,[29] 在主的名里放胆讲说,并与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讲论辩驳,他们却想下手杀他。[30] 弟兄们知道了,就送他下该撒利亚,打发他往大数去。

徒十一22:关于他们的传言,到了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耳中,他们就差遣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为止。

徒十一27:当那些日子,有几位申言者从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

徒十一29:于是他们按照门徒中间,无论是谁得昌盛的情况,各自定意赠送,去供给住在犹太的弟兄们。

徒十五2:保罗、巴拿巴与他们起了不小的争执和辩论,众人就指派保罗、巴拿巴、和他们其中的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

林前一9:神是信实的,你们乃是为祂所召,进入了祂儿子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交通。

这样的分区好像使徒时代,不仅耶路撒冷是中心,安提阿也是中心。他们分犹太人区和外邦人区,彼得等负责在犹太人中间的工作,保罗等负责在外邦人中间的工作。 工作虽有分区,但交通还是一个。(倪柝声文集第四十一集,二○五页。)

工作分区,交通仍一

工作是有区域的,它包括若干的地方。在正常的情形之下, 虽然区域不同,但还是合而为一的。当工作在正当的关系之下时, 不同的区域还是在一个交通里。耶路撒冷与安提阿是合而为一的。虽然区域不同,但他们在主面前还有交通。安提阿有人得救,耶路撒冷就派人出去。(徒十一20~28。)耶路撒冷也把巴拿巴和扫罗送出去。(九28~30,十一22。)安提阿是从耶路撒冷出来的,也是回到耶路撒冷去的。因为当耶路撒冷的钱用完时,安提阿就把外邦人的钱送到耶路撒冷去。(十一27~29。)巴拿巴是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的,(22,)保罗是从安提阿回耶路撒冷的。(十五2。) 在这里就给我们看见,区域虽然不同,但还是在一个交通里。(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七集,三五○至三五一页。)

五、在一个领导下作工

虽然在众召会或工作中,没有统一的支配,同工们仍应在一个领导下团体的劳苦。

徒一15:在那些日子,有许多人聚集,约一百二十名,彼得在弟兄中间站起来,说。

徒二14:彼得同十一位使徒站起来,高声对众人说,诸位,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

徒九15:主却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因为这人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子孙面前,宣扬我的名。

弗四3~6:[3] 以和平的联索,竭力保守那灵的一:[4] 一个身体和一位灵,正如你们蒙召,也是在一个盼望中蒙召的;[5] 一主,一信,一浸;[6] 一位众人的神与父,就是那超越众人,贯彻众人,也在众人之内的。

在新约里只有一个职事,在这个职事里也只有一个领导。虽然在新约的职事里有关于领导的真理,但主没有正式的指派任何人作领导人。在使徒行传开头的部分,我们看见彼得在众使徒中间领头。(参徒一15,二14。)但是主耶稣并没有指定彼得作正式的领导人。领导这件事是按照生命,按照真实的需要,并按照情况而自然生发的。领导是因着在生命中长大而成形,并且是依需要而产生的。若是没有需要,领导就不会显明出来。外在的环境形成并构成了领导。

职事既然只有一个,(徒一17,25,)领导也就是惟一的。 职事既是一个,就绝不该有一个以上的领导。神、主与那灵只有一位,(弗四4~6,)领导就也是惟一的。既然只有一神,一主,一灵,就怎能有一个以上的领导? 这惟一的领导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保守那灵的一。(弗四3。)今天的基督教因着过多的领导而四分五裂。每一个带头的人都有一个团体,作他领导的范围,那个范围就成了一种分裂。 所以领导这件事,若不是应用或考量得当,就会造成分裂。(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八五至一五六页。)

在主的恢复里,没有‘众召会的集中管理’,也没有‘工作的集中管理’这种实行。我们的确着重的说,众召会在基督的身体里应当是一,但不是藉着组成联邦的方法,乃是藉着在那灵里,在神圣生命生机的联结里充分的交通。 我们也强调同工们不该单独作工,乃该在一个领导下团体的作工。新约清楚的启示,在犹太人中的同工是在彼得领导之下团体的在一起作工,在外邦人中的同工是在保罗领导之下团体的在一起作工。这并不是说对所有的同工集中管理,乃是说在某一区作工的同工在一起作工,他们就是一。这是带进主祝福的路。我们不实行任何的集中管理;无论在召会生活中或在为着主的工作中,我们只宝贝在那灵里凭着神圣生命而有的正确的一;乃是那灵与神圣的生命把我们生机的联结在一起。(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一五至一一六页。)

很明显的,当主的恢复在中国被兴起时,倪弟兄担负着监督所有‘区域’工作之责任。举例而言,在一九三五的一次谈话中,他报告了全中国工作的情形,并且草拟了一份工作计划,指出哪些同工们应该在哪些地理区域上工作。

全国的同工 托我将全国的工作计划给你们看看。你们既是主在中国工作的同工,就应关心全中国的工作。以后外国如果有站立在相同的地位上者,也可将主在全世界的事放在心中,一同关心。但今天你们起码要一同关心全中国的工作。…
我们计划中的分法是这样:...(倪柝声文集第四十一集,二○五页。) 1

同样的,在一九四八年的鼓岭训练里,他也将全中国的工作,安排为十个单位或区域:

我想应当尽早通知弟兄姊妹前面的道路。有的弟兄姊妹还不知道他的路应该如何,有的已经知道了。各位还不知道的,可在主面前祷告。如果没有引导,请尽早通知我们。现在我想谈谈岭上的工作,以及今后 全国的工作。关于工作,我们想分为十个单位或区域。其中至少有两区的工作已经起头了。(倪柝声文集第六十集,一八页。)

稍后,他还向同工们表示:

今后你们在工作上要在主面前有些交涉。你们有什么感觉,可以通知我们,好叫 我们所作的事不错。(倪柝声文集第六十集,二○页。)

六、各同工团体,并不独自行动

虽然各同工团体之间没有集中的管理,然而彼此之间也不是毫无关联、独立、或是孤立的:

许多人蒙召为主工作,但服事的范围不尽相同,自然的他们来往的工人也尽不相同。但这一班一班的工人,都必须认定身体,在元首之下,彼此有交通。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之间并没有彼此的按手,却有伸出右手的交通。 可见神的话并没有让我们组织中央集权的团体,但也没有任凭我们组成各种分散、独立、孤立的团体。因此,没有一个专门按手的中央,也没有光是按手,却不往来的团体;他们之间也伸出右手彼此相交。每个工人团,都应当认定神在其他工人团身上所作的,与他们有交通,并且彼此认定都是在身体里的执事。在神的安排下,他们也许在不同的工人团里作工,但必须是 在一个身体里作工。伸出右手 交,说出他们彼此认定是在身体里,并且彼此有交通, 作为在同一身体上尽功用的肢体,在联系里一同作工。‘反倒看见我受托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彼得受托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因为那在彼得里面运行,叫他为受割礼之人尽使徒职分的,也在我里面运行,叫我为外邦人尽使徒的职分,)又知道所赐给我的恩典,那被视为柱石的雅各、矶法、约翰,就向我和巴拿巴伸出右手彼此相交,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他们却往受割礼的人那里去。’(加二7~9。)基督教里 互不往来、分散、分裂、争竞的组织,不认识身体的原则,不服在基督元首权柄和主宰之下的情形,绝不是出自主的心意。(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三○页,中译。)

…在许多事上,我们能从元首直接得着带领,同样的,主也感动其他人,而我们只要跟着他们行动即可。他们的行动就足以成为我们跟随的原因。我们必须认识基督身体里各个职事之间的关联性。我们必须认识我们的职事,也认识其他人的职事,这样我们就能顺服那些有更大职事的人,在他们之下行动。因着我们职事的关系如此密切, 我们就不敢持任何个人的,或单独的态度。(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二五页,中译。)

七、在工作里没有辖区之分

虽然,工人受限只能照顾特定的工作区域或项目,但这部分的工作,并不成为他们掌权,而排除其他工人作工的辖区。

林后十13:我们却不要过了度量夸口,只要照度量的神所分给我们尺度的度量夸口,这度量甚至远达你们。

另一个隐藏的分裂因素是划分地盘的倾向。为着成就神永远的经纶,主的工作与行动是惟一的。我们乃是有分于主惟一的工作,我们若认为自己所在的任何地区,是我们特殊的地盘,这将是分裂的原因或因素。 甚至划分地盘的倾向,也该连根拔除。我们该在主的度量内为主作工,(林后十13~16,)但 我们不该认为主所度量给我们的是我们特殊的地盘。在我们的地区,我们地方的工作该为着主宇宙的身体。 在新约里,我们看不见主工作中有辖区这样的事。(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七页。)

在保罗和彼得的时代,在实行上的确有区域。然而,我们必须晓得,若是犹太地的弟兄们说,他们是在一个地区,而保罗和外邦众召会是在另一个地区,不该去搅扰他们,这个观念是错误的。表示一种态度,认为在另一个地区的众召会与我们毫无关系,这是错误的。无论我们在耶路撒冷、罗马、哥林多或安提阿,所有的召会乃是一个身体,背负一个见证。

你们有些人也许觉得,我这交通是想要实行大公主义,而这乃是‘大公教会,’就是天主教。事实上,‘大公’是一个很好的辞,但它被所谓的罗马天主教破坏、损坏、污染、败坏、毁损了。所有的召会都该是大公的。我们应当在一个大公的行动之下,背负一个大公的见证。我们应当这样,因为这是一个身体。 不该因着一些弟兄们在包含数州的某个区域工作,这就成了他们的区域。感谢主,你在那里开始了工作。彼得也在犹太地开始工作,但如果他以为那是他的区域,不是保罗的区域,那就错了。感谢主,祂使用你在那一州或那两州开始工作。感谢主,祂使用我在加州开始工作。然而,如果我认为加州是我的区域,不是你的区域,这就错了。我们不能这样作。(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三三至三四页。)

有些同工可能想要使他们所在的地方或地区保持独立,并且多多少少是孤立的。根据我们的历史,已往这样的事发生时, 就从这些孤立的地区和城市引起风波。(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九四页。)

八、工人们没有不同的教训

新约众执事之教训管治的原则,乃是使徒的教训(徒二42)。不仅如此,为了维持身体里和谐与合一,工人们应避免教导不同的事(提前六3)。不同的教训只会引起辩论,对于神的经纶并无助益(提前一3~4)。

提前一3~4:[3] 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4] 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徒二42上:他们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

提前六3:若有人教导的不同,不赞同健康的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以及那合乎敬虔的教训。

弗三8~9:[8] 这恩典赐给了我这比众圣徒中最小者还小的,叫我将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当作福音传给外邦人,[9] 并将那历世历代隐藏在创造万有之神里的奥秘有何等的经纶,向众人照明。

不仅如此, 我们为着这一个目标走这一条路,也没有不同的教训。(提前一3~4。)我们只接受使徒的教训,(徒二42,)就是主耶稣健康的话。(提前六3。)提前一章说到关于神经纶的教训,六章说到主耶稣健康的话。所有使徒的教训都是为着神的经纶;而这些教训都是主耶稣健康的话。使徒从主学了这些话,并且跟从主教导祂所教导的。使徒的教训是关于神经纶的教训。我们必须传讲并教导关于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和神新约的经纶。在以弗所三章八节,保罗说到基督那追测不尽之丰富的福音,在九节他说到神永远的经纶。我们必须传讲并教导这两件事。 愿主保守我们在这一条路上,为着一个目标,没有意见,也没有不同的教训。(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六四页。)

我们若有许多不同的教训,也会有许多带进分裂的不同实行。这样就不可能有同心合意,不可能有一。(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四二至四三页。)

这就是何以保罗在混乱的环境中,在他与同工们工作了许多年之后,写了提摩太前书。这封书信完全是一种豫防注射。当召会往前去的时候,有一种又一种的毒素注射到基督徒的召会中。保罗在他著作的职事结束时,写了提摩太前书,给召会豫防注射,以对抗这一切毒素。然而,在这封书信开头的话里,我们对保罗写的方式可能不觉得很严重:‘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不可教导…不同的事’这短句似乎很简单。你若仅仅读这短句,你不会觉得不同教训的严重性。我们不以为这是严重的,实际上非常严重。 教导不同的事,会把人杀死,拆毁神的建造,而废除神的整个经纶。我们都必须看见,甚至教导一点点不同的事,也会将主的恢复拆毁。有一句格言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你无须释放一篇完整的信息。只要说一句话,表达出你的那一种观念,就把一切都拆毁了。我们必须看见职事是‘可怕的’。你的说话能建造,也能拆毁。很可能你的说话是在拆毁、消杀并废除。(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至四一页。)

诗一三三1,3下:[1]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3下] 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我们都需要晓得,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 主恢复的第一个特征就是一。一旦我们失去了一,我们就了了。如果我们失去了一,我们就不再是主的恢复。因此,我们需要看见,有了不同的教训和不同的意见,就有了破坏一的危机...。意见也许不错,教训也可能合乎圣经,但它们是不同的。迟早这些事会造成隐秘的分裂。从神临到祂恢复的祝福,总是根据一。(诗一三三。)如果我们失去一,我们就失去祝福。(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七至二八页。)

亚波罗的事例

徒十八24: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按籍贯是亚力山大人,是个有口才的人,在圣经上很有能力。

徒十九1~2:[1] 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遇见几位门徒,[2] 问他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对他说,我们连有圣灵都没有听说过。

徒二十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勾引门徒跟从他们。

林前一10~12:[10] 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11] 因为,我的弟兄们,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题到你们的事,说你们中间有争竞。[12] 我是说,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

林前十六12:至于亚波罗弟兄,我再三的劝他,要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现在他绝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

提前一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

提后一15:你知道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启一11上: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寄给那七个召会:给以弗所…。

启二1上,4~5:[1] 你要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召会的使者,说,…[4]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离弃了起初的爱。[5] 所以要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不然,我就要临到你那里;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在八○年代李弟兄所召聚紧急长老训练的头两篇信息里,说到不同的职事在新约和召会历史上,所引起的难处。其中一个发人深省的例子,就是亚波罗的事例。亚波罗第一次出现在行传十八章。从那之后,我们可以在新约的记载里,看见一条亚波罗职事的轨迹。有些事例强烈的暗示,亚波罗并没有与保罗完全是一。圣经所提到,亚波罗尽职的两个地方─哥林多和以弗所,也是新约里的问题召会。哥林多召会面临着分裂的危险,因为不同的人宣称自己拥护不同的执事(林前一10-12)。保罗劝亚波罗去哥林多解决问题,但是他不愿意去(林前十六12)。 保罗在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之前,警告以弗所召会的长老,他们中间会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勾引人跟从他们(徒二十30)。保罗在狱中时,曾劝提摩太,要留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不同的事(提前一3)。后来保罗写信告诉提摩太,所有在亚西亚的人,包括领头的以弗所召会,都离弃了他(提后一15)。最后,在启示录二章四至五节,主责备在以弗所的召会,警告他们,若不悔改,就要临到他们那里,并且将他们的灯台挪去。

异议者认为这些只是‘细枝末节’,无关紧要。一位鼓吹应有‘ 多个团体’的弟兄表示:

…当保罗说到亚波罗的时候,他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6)你看,一个栽种的在前,一个浇灌的在后,他们是不是同做一个工作?如果不是,一切都白做了。但在这里,保罗很有把握,他们是同做一个工作。(林峰名,‘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交通报卷四,第三期。)

这完全不是李弟兄在他后期职事里,对于这段新约记载的观点。在‘时代的异象’这本书里,李弟兄清楚指明,主乃是使用保罗,开启了时代的异象。巴拿巴、亚波罗,甚至连彼得,都不在保罗的异象里,也没有在这个异象里事奉。林前一章十至十二节证明,这是众召会中间产生难处的原因。

因这缘故,凡没有调在保罗这异象里的,圣经就不再题起他们的名字。就如巴拿巴,他原是带保罗进入事奉的人,后来却因与保罗意见不同,圣经就不再题起他的名字。亚波罗是一个很会讲解圣经的人,但林前十六章说,他回答保罗:现在绝不愿意去哥林多,等几时有了机会再去。从这些事之后,圣经就再也没有关于他们的记载了。 巴拿巴非常热心服事,亚波罗极能讲解圣经;然而神不再使用他们,因为他们的事奉不在异象里。这实在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时代的异象,二○页。)

我要请你想想,照着新约,侵入召会的第一次分裂是什么。 我信巴拿巴离开保罗时,第一次分裂就进来了。

在基督的身体里事奉主,我们的心必须单一、纯洁。巴拿巴的心里有些不是那么单一、纯洁的东西,可能就是野心,结果带进了分裂。(列王纪生命读经,一二八至一二九页。)

…亚波罗必须与保罗的职事汇合,越合越好。虽然他也许与保罗非常合一,但他的事例成了一个难处。(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四页。)

…我不信亚波罗的所作所为,在神新约的经纶里与保罗合一到极点。(见林前十六12。)(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五页。)

我相信我们从亚波罗的事例能学到功课,就是我们虽然一同行动,一同尽职,一同作工,并且一同在主的恢复里,但很可能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气氛和不同的色彩。亚波罗没有对保罗表示异议,但他的职事带着与保罗的职事不同的色彩和味道。(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八页。)

…然而我们也从蛛丝马迹,追知以弗所召会堕落的原因,根源于亚波罗所撒的种。从新约的立场来看,那是个不同的道理,就是不同的教训。(时代的异象,八一页。)

西一25:我照神为你们所赐我的管家职分,作了召会的执事,要完成神的话。

彼后三15~16:[15] 并且要以我们主的恒忍为得救的机会,就像我们所亲爱的弟兄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也写了信给你们;[16] 他在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些事;信中有些是难以明白的,那无学识不坚固的人曲解,如曲解其余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毁坏。

腓四3上:是的,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她们…。

腓二20~22:[20] 因我没有人与我同魂,真正关心你们的事,[21] 因为众人都寻求自己的事,并不寻求基督耶稣的事。[22] 但你们知道提摩太蒙称许的明证,他为着福音与我一同事奉,像儿子待父亲一样。

提后一15:你知道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一位有异议的弟兄声称,行传里各种不同的工人团体,如保罗、亚波罗、巴拿巴(在与保罗分手后)等,应该是我们今日的榜样,因为它们都记载在新约之中。我们必须谨慎,从新约里学习正确的功课。虽然在保罗的时代,确实有其他单独在外邦之地劳苦的工人;然而他们的工作,却没有记载在新约之中。神的行动很明显是藉着保罗的职事来执行的。保罗有神圣启示之集大成(西一25)。保罗领受了神在新约里的工作,也就是产生并建造召会,作为基督身体之清楚的异象。保罗的异象乃是‘时代的异象’。甚至彼得最后也认定保罗的异象(彼后三15-16)。

除此之外,我们必须省视这些的工作的果子,其中又以亚波罗的事例,最具代表性。在保罗的时代,一个事奉主的人可能与保罗的职事是一,真实的同负一轭(腓四3),并且和提摩太一样,与保罗同魂(腓二20-22)劳苦;他也可能发展他自己的职事。至终,这些发展自己职事之人的果子是,那些接受其职事的召会,离弃了承受时代异象之人的职事(提后一15)。毫无疑问,在亚波罗的职事里,也有益处和造就,否则那些召会不会接受他的职事。但是,那些接受亚波罗职事的召会,却可能从神的行动中岔出去,而失去作耶稣见证的立场。

亚波罗的事例之所以具代表性,是因为它给我们看见在众召会中间尽职的人,必须与时代的异象,以及与主当时的行动是一,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并在各处召会教导同一件事(林前四17)是何等的关键。今日的异议者要比亚波罗更偏离神经纶的中心线。他们不仅有不同的味道,更强烈的抨击那些藉着时代的异象,将主的恢复带进基督身体实际的弟兄们;他们积极推广自己的教训,明知道这些教训与主恢复里的一般职事,也就是根据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新约职事,所传予我们的神圣启示相悖。他们这么作,完全漠视神心头的愿望─基督的身体。以弗所召会的偏离,肇始于亚波罗。这个偏离的结果,就是在亚西亚的众召会,离弃了保罗的职事。今日的异议者,并不是在偏离的初始阶段,这个偏离成熟到一个地步,他们已积极勾引别人跟从他们(徒二十30)。圣徒们应当转离今日的异议者(罗十六17),否则就会被他们带离(提后一15上),离弃主在祂恢复里的路。

‘两个区域’和‘一千个区域’

一位异议的弟兄声称,李弟兄在八○年代长老训练里所教导,新约时代只有两个工作的区域─犹太地区和外邦地区,与倪弟兄所说,主可以设立一千个区域(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一集,一六三页)的教导相抵触。他错了。二者乃是和谐一致的。倪弟兄所说的,是指工人们在没有中央集权的情形下,一班一班的出去作工。而李弟兄的交通则是着重在本文所提之内容─一个行动,一个身体,一个见证,在身体的原则里作工,维持一个交通,在一个带领下作工,不单独行动,没有工作辖区,没有不同的教训。如前所见,在这些关键的项目之下,维持基督身体的一,实际的安排工人成组。我们盼望有一千个这样的团体,在同心合意里一同劳苦作工。

倪弟兄在他‘工作的再思’一书中教导工作的区域这件事。(见该书附录‘今后工作的路’,第三三三至三五三面。)我们必须领悟在新约中,为着使徒的工作,只有两个区域。一是犹太世界,一是外邦世界。在这两个区域中,并没有副区。

彼得是在犹太区作工,那个地区比较小。然而,保罗在其中作工的外邦世界,却是个包括不同国家的大区。这些不同的国家,就像小亚细亚、希腊、和马其顿,是不同的地理区域。罗马及其周边的区域可看作一个地理区域。但是,新约对于工作并没有这种想法。在外邦世界,只有一班同工在一个区域作工。

保罗有没有因着他区域的辽阔,就让一些弟兄照顾在罗马的工作,而让另一班弟兄照顾在希腊及马其顿的工作?没有这件事,在保罗之下并没有好几班工人照顾特别的区域或副区。保罗和那些同他一起的人统统只是一班人。(长老训练第十一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三),一三○至一三一页。)

我在这时候分享这一点,是因在全地主的恢复里,有征兆出来指明一种认知,认为不同地区的召会,在各种工作之下有自由不一样。…

美国国土相当辽阔,有五十个州,有八十多个召会在主的恢复里。我想你们许多人有一种印象,也有一种趋势,以为工作是分为区域的,有些地区不要干涉其他地区,这些地区也不要受其他地区的干涉。没有人这么说过,但已经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似乎每一个地区都有自己的辖区,正如地方召会有自己的辖区一样。我们必须晓得,每一个召会该有自己地方的辖区,但这只是为着行政,不是为着见证,或为着主的行动。(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七至二八页。)

‘一个团体’与‘ 多个团体

同样的,持异议的弟兄引用‘工作的再思’,批评Bob Danker弟兄,而该书中‘团体’(company)这个辞也有不同的用法,有时甚至是在同一页之中。例如,在英文版一百一十七页里,倪弟兄说:

…在神的眼中,只有一班人;他所有恩典的设计,都集中在这 一班人─教会─身上(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一七页,中译。)

这一班人乃是教会,基督的身体。此外,在一七九至一八○页,他说:

…神的工人是有同工的,是和他的同工结合成一班而同去作工的。但是,一件事是必须注意的,就是他们固然是有团体,他们的团体可不是一种组织的团体,乃是一个属灵的团体。这里头的分别,差得太多了。他们乃是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因着同爱一位主,同喜欢事奉祂,同受祂的呼召和差遣的缘故,就合在一起作工。有的也许从起头就来了的,有的也许是随后加入的。他们 的确是一个团体,是一个作工的团体。但是,他们却没有组织,没有地位的分配,和职分的分当。(倪柝声文集第三十集,一七九至一八○页。)

然而,在一八六页,他说:

圣经里,工人是有团体的。但是, 圣经里并没有所有的使徒们,合成一个团体,受统一的支配,服在一个中央的权柄之下。(倪柝声文集第三十集,一八六页。)

倪弟兄在这里是说到所以的工人,不应在一个圣品组织的中央控制之下。在属灵的实际里,基督的身体和所有的同工们,乃是一个团体。在实际的安排上,圣灵将他们安排成许多的团体。当Bob Danker弟兄在使用‘一个团体’这辞时,他显然是指众同工们站在基督身体的立场上,执行建造基督身体的独一工作。

今天唯一的责任,就是完全地进入这异象,并在这独一的异象里,在祂独一的恢复里下事奉。不仅如此,我们还需要在主的行动中,正确的领导职分下,在 一个团体里,甚至在一个身体里事奉,直到异象成为实际。(Bob Danker,‘论时代的执事与智慧的工头’。)

因此,这位异议弟兄对Bob弟兄的严辞批评,是没有根据的。这位异议弟兄所称-不应被合成一个团体-实际乃是要有自己的辖区,使他们可以在其中领导,并推广自己的教训;而无需顾及其对主的行动、主的身体、主的见证、以及众召会的交通有任何影响。因此,表面看来,他们引用倪弟兄‘工作的再思’的内容,似乎加强了他们的说服力;而事实上,他们已违反了主恢复中,从倪弟兄时代至今,所建立之身体生活的工作和实行中所有的原则。

结论─主给我们的榜样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两位前面的同工─倪柝声和李常受,实在是蒙福;竭尽所能的在他们的一生与职事里,忠信地跟随新约里正确的榜样,在我们中间作工。我们也须竭力跟随保罗在新约里的榜样,和我们两位前面弟兄的实行:

林前十一1:你们要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

腓三17: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你们怎样以我们为榜样,也当留意那些这样行的人。

帖后三9:这并不是因我们没有权利,乃是要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效法我们。

提前一16:然而,我所以蒙了怜悯,是要叫耶稣基督在我这罪魁身上,显示祂一切的恒忍,给后来信靠祂得永远生命的人作榜样。

提后三10:但你已经紧紧跟随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

我至少能为自己并为比我年长的倪柝声弟兄作见证。 我们在主恢复里的行事为人和行动,总是一个身体。这就是为什么主的恢复在已过七十多年来能在这地上存在。我们没有用任何组织来保守什么,但主的恢复仍在这里。主的恢复仍然存在,并且一直受到基督身体的原则所保守。当我在供应话语时,我常常想到倪弟兄。我想到他所说的;我不喜欢说任何与他的职事冲突的东西。我所说的若与他冲突,今天的恢复会在那里?我们必须认识身体。(经过过程的神圣三一之分赐与超越基督之输供的结果,一O七至一O八页。)


附注:

1在‘倪柝声文集’第四十一集与第六十集里,倪弟兄在规画中国的工作区域时,将文字视为一个跨越地理区域的工作。在第四十一集里,他说:

今天我们的展望乃是循四条线往前…第二,关于文字的工作,书报要广发到全国,领全国的人归主。(二○六页。)

在第六十集里,他说:

文字工作要算一个独立的单位,如出版书报等,这些工作在上海办理。(一九页。)

这两处都证明,一班一班的同工,在倪弟兄的带领下,在不同的地区作工,却只有一个共同的文字工作,是为着各地的工作。这一个共同的文字工作,保守不同地区的工作,在同一个异象的说话里。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