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关于『忧心弟兄们』所散布当前诉讼案的不实传闻

写给一切在不朽坏之中,爱主耶稣基督的人:

我们是服事在美国之诉讼案的弟兄们,这个诉讼案主要是针对一本由两位自称是基督教守门员的人─约翰安格堡(John Ankerberg)与约翰威尔敦(John Weldon)所写,未经出版商Harvest House审阅即出版的书─『邪教暨新兴宗教百科』(Encyclopedia of Cults and New Religions ,简称ECNR),所提出的告诉。近日德州上诉法庭对本案作出了错误的裁决。我们写这信的目的,是要厘清事实的真相,使你们不受一些论到这次判决的意义与影响的传闻所搅扰。我们的说明将分为以下七点:

一、 本案并『没有』结束;我们正在对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

二、 法院并『没有』说我们是『邪教』

三、 我们的诉讼并『不是』关于『邪教』

四、 法院并『没有』说,我们涉入任何与邪教有关的邪恶实行;相反的,法院、作者、和出版商都表示,这本书中所有与邪教有关之不法、不道德的行为,都与我们『无关』。

五、 我们的教训和实行,经过可靠的基督教人士评估的结论是:我们『不是』邪教或异端

六、 对这些不实、邪恶之传闻的源头,应予以『拒绝』

七、 『忧心弟兄们』的观点,和『评论者』的攻击,出自同一个源头

一、 本案并『没有』结束;我们正在对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

近日的判决,(与某些人的关切相反),绝对不是本案的最终判决。事实上,初审法庭曾经三度在这件事上,作出有利我方的裁决。因此,我们正在要求德州上诉法庭重审本案,并且也已经准备好,向德州最高法院,以及在必要的情况下─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我们相信,近日的判决将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而撤销。我们继续我们的使命,陈明真相,保护这个敬虔职事的遗产,以及无数召会和信徒的名誉。

二、 法院并『没有』说我们是『邪教』

法院的判决书明言,『邪教』一词纯粹是对信仰意见的表述,因此受到言论自由权的保障。因此有关『邪教』指控的真伪,无法由司法法庭来断定。法院并没有说我们是邪教。

三、 我们的诉讼并『不是』关于『邪教』

我们不是为了我们所教导的圣经真理,或是『邪』书中对这些真理所作的不实指控,而提出告诉。在美国,圣经教训的正确性,是取决于公论,而非由政府法令或刑责来定夺。美国宪法并不容许法院对任何宗教教义的正确与否,进行裁决。然而上诉法庭,却因着一些基督教团体为Harvest House递交的法院意见书,而流于矫枉过正。他们裁定『邪教』一词的意涵,仅限于教义方面,而在实质上,超出了既有法律的规矩。基于这样的领会,他们罔顾这本书对『邪教』与犯罪和不道德所作的关联的事实。藉此,他们断定,既然法律不允许法院审理宗教争论,这个案子就不应该进入审议。换句话说,法院认为这本书只是指控我们教导错误的教训;而这样的争议,根据法律,法庭是无权裁议的。

初审法院与上诉法庭的意见不同在于:人们是否认为『邪』书中的语汇,是在指控地方召会和水流职事站从事不法和不道德的活动?我们相信法庭犯下一个严重错误,就是忽略了『邪』书所说,这些犯罪和不道德的行为,乃是该书所列之团体(包括我们在内)的『特征』。法庭对于『邪教』这词的认知,与社会大众对这个词的认知,并『邪』书对此词实际的定义(将『邪教』与极端团体归为一类,作者对此词的使用说明),是不一致的。此外,许多国家也不认为『邪教』是神学上的名词,而是社会的威胁,是可以合法取缔的。为了在各地的弟兄们,我们需努力撤销此一判决。

四、 法院并『没有』说,我们涉入任何与邪教有关的邪恶实行;相反的,法院、作者、和出版商都表示,这本书中所有与邪教有关之不法、不道德的行为,都与我们『无关』

  • 作者和出版商在宣誓下,多次向法庭承认,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有任何非法或不道德的行为。
  • 作者和出版商声称,他们『没有』意图使任何人以为地方召会或水流职事站涉入不法或不道德的行为(但他们仍然拒绝撤销该书)。
  • 上诉法庭的判决书表示,这本书『没有』控告我们任何不当的行为。判决书只说,他们认为『邪教』只是一个神学上的词汇,因此不在法院审理的范围之内。

五、 我们的教训和实行,经过可靠的基督教人士评估的结论是:我们『不是』邪教或异端

『输了一役,却赢得了整个胜利』

就在我们继续为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的新约职事吹号之际,真理正在寻求的信徒心里,为自己表白。尽管有些像『邪』书这样邪恶的着作,错误的陈述我们的教训和实行;但主在过去的五年里,无论是在东方或是在西方,都赢得许多十分重要的胜利。这些胜利令许多基督教的弟兄们对我们说:『你们或许输了这一役(上诉法庭的判决),却赢得了整个胜利(没有任何负责任的人,会将你们视为邪教)。』

主最近所赢得的胜利

这些胜利有的是在西方世界,如:

  • 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协会(Evangelical Christian Publisher’s Association)

    二○○一年,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协会,在审慎评估水流职事站的出版品,符合新约信仰之后,全体无异议表决通过,接受水流职事站加入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协会,并且接纳我们为在基督里的弟兄。该协会中,有几个基督教出版商曾在七○年代和八○年代早期,出书反对我们。今天这些出版商视我们为他们在基督里的弟兄,视水流职事站的出版品为合乎圣经的教训,这乃是主明确的胜利。

  • 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二○○六年,富勒神学院经过两年的时间,『对于地方教会主要的教训与实行,特别是水流职事站所出版,李常受、倪柝声两人的着作,进行透彻的审阅与检视』。富勒神学院发现:

    1. 我们的教训被『严重的曲解』(如『邪』书)
      『富勒所面临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断定,一般批评者对于这分职事的描绘,是否准确地反映该职事的教训。在这点上我们发现,某些圈子的人对倪柝声与李常受教训之理解,与两人着作中的实际教训,有极大的差异。 特别是李常受的教训,受到严重的曲解,以致常为一般基督徒大众,特别是那些自称福音派的基督徒所误解。』
    2. 我们的教训合乎圣经的基督徒信仰

      『富勒神学院的结论是,地方教会及其成员的教训与实行,在每一基本面,均体现出纯正、合乎历史、并合于圣经的基督徒信仰。

      『我们发现,他们在神、三一神、基督的身位与工作、圣经、救恩、教会的合一,以及基督的身体等教训和见证上, 都绝对合于正统。』

    3. 我们在教训或实行上,都不是邪教
      我们能够确定地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分职事的带领者,或是接受水流职事站出版品中之教训的地方教会成员,有任何邪教(cultic)或类似邪教(cult~like)的特征
  • 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

    二○○四年,全美最知名的基督教反邪教组织,过去是地方教会反对者之一的基督教研究所,经过一段时期重新评估,从他们的网站上,撤除了所有批评我们的文章。今年(二○○六年),基督教研究所所长,以及知名广播节目『圣经解答者』(Bible Answer Man)的主持人汉尼葛夫(Hank Hanegraaff),写信给水流职事站的Chris Wilde弟兄说:

    『我对于你们在神学和个人交往上所展现的诚实、直率和关心,始终印象深刻。在过去三年与你并你同伴互动中,你们在个人一面基督徒的品格,以及在专业一面论理与澄清,都使我折服并受益。 你们对基督教基要真理所表达的忧虑和关注,是福音派中间日渐缺乏的…。
  •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

    今年,全世界福音派期刊的翘首『今日基督教』,对我们合乎圣经的教训,也发表了一分结论,其中说到:

    地方教会(水流职事站)与邪教根本沾不上边,所以他们的义愤填膺是可以理解的…。『今日基督教』的编辑问了地方教会带领人几个问题,他们的答覆都十分明确并令人满意。我们同意富勒神学院的研究结论,地方教会在「每一基本面,均体现出纯正、合乎历史、并合于圣经的基督徒信仰」。』

对这些不实、邪恶之传闻的源头,应予以『拒绝』

文中说到,因为我们在法庭上的失利,『 人们现在可以这么答覆:「是的,你们的确是邪教」』。就连反对者对诉讼结果的解读,都没有这么负面。 

『忧』文所说,人们可随意为我们贴上『邪教』标签一言,是没有根据的

『忧』文所说,人们可随意为我们贴上『邪教』标签一言,是没有根据的。因为:

  • 法院的判决与德州另一个上诉法庭的判决相牴触,该法庭判决『邪教』一词实属于诽谤。这两个德州上诉法庭之间的矛盾,需由德州最高法院裁定。

  • 美国其他州的法院和联邦法院均判定,『邪教』一词具有诽谤性质。这些判决并没有因德州法院最近的判决而失效。

  • 根据法律和本案中的证据,我们的案子还没有结束,法庭的判决应会被撤销。我们应当同心合意的祷告,使本案能够扭转,而不是给仇敌地位,以不法的指控攻击主的权益。

水流职事站和同工们,才是『忧心弟兄们』攻击的真正目标

过去三十年里,主恢复中所有主要的风波,主要攻击的对象,都是水流职事站、职事站的出版物、和那些将话语供应给整个恢复的负责弟兄们─无论是李弟兄,或是今天『紧紧跟随』(提后三10)的同工们。

提后三10:但你已经紧紧跟随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

这些『忧心弟兄们』似乎掩藏不住他们对我们在法院上失利,幸灾乐祸的心情。他们发明了许多咬文嚼字的问题,以控告并产生混淆(创三1;提前六4);并且作出了许多虚假、恶意的叙述(创三4~5)。对于这些叙述,我们认为,除了先前所提的之外,还应将整件诉讼的始末,再作一个说明:

创三1: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 3神岂是真说,你们不可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

注3:撒但试诱女人时,首先碰着她的心思,对神的话题出疑问,使她怀疑神的话。蛇的问题激起夏娃怀疑的心思,使她不能用她的灵接触神。甚至在夏娃吃知识树的果子以前,撒但邪恶的思想就进到她里面,污染了她的心思。

提前六4:他是 1为高傲所蒙蔽,一无所知,却 2好问难,争辩言辞,由此就生出嫉妒、争竞、 3毁谤、恶意的猜疑。

注1:见三6注2。凡与主健康的话不同的教训,总是出于人那蒙蔽自己的高傲与自大。

注2:直译,患了问难和争辩言辞的病。问难和争辩言辞都是病。这里的“病,”乃是与3节的“健康”相对。

注3:直译,亵渎。与西三8者同,是指毁谤、咒骂人,不是指亵渎神。

创三4~5:[4]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5] 1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开了,你们便如神知道善恶。

5节注1:那恶者所说这诽谤的话,使夏娃在神命令人不可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这件事上,(二16~17,)误会神的爱,怀疑神的心。这话毒害了夏娃的情感,使她不喜欢神。

  • 这件诉讼是谁提出的?─『忧心弟兄们』在文章的标题上,将矛头指向水流职事站。此举暴露出仇敌的行动。弟兄们第一次决定对『邪』书提出诉讼,是在一次国际同工长老的交通中;然后是在二○○一年的冬季训练期间,在一次同工长老们都在场的聚会中交通的。还有些人以电话方式作出决定。告诉的决定,乃是所有弟兄们一致的感觉,无任何异议。弟兄们一致同意,除了以个别的方式外,所有在美国的地方召会,还应该以法人团体(符合德州法律)的方式,提出诉讼。几天之内,在美国有九十六处的地方召会决定加入诉讼。水流职事站乃是在大多数的召会决定加入后,才决定加入诉讼。

  • 他们为甚么要攻击同工们?─『忧心弟兄们』不负责任地将他们攻击的重点,放在世界各地,留在相调交通里的同工们。我们再次看见仇敌的手正在作工。『忧心弟兄们』骄傲的宣称,相调的同工们已经『被打败』,他们必须为主恢复所受的损失负责。他们将我们在法庭上的短暂失利看为失败,却对主在过去几年里所得着的正面事物,只字未提。无论诉讼结果如何,与其责备同工们,不如同心合意的站立,为神的话和耶稣的见证─即便这是从『拔摩』海岛(启一9;参但三16~18)来的话─作见证。

启一9: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的,为神的话和耶稣的见证,曾在那名叫 3 拔摩的海岛上。

注3:拔摩海岛是约翰为神的话和耶稣的见证被放逐之地,他在那时领受了本书的启示。

但三16~18:[16]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回答王说,尼布甲尼撒阿,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17]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也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阿,祂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18]即或不然,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 法庭的判决根据为何?─『忧心弟兄们』声称:『法院的判决根据「只」集中在「邪教和新兴宗教百科」的内容上』。这是不确实的。事实上,法院判决主文中所强调的重点,均出自于一些法庭的意见书,这些意见书是由一些与出版社和作者有关的政治、宗教团体所递交的。若是法院所根据的是『邪』书的内容,那么他们就必须面对,该书是以一般大众的观点,使用『邪教』一词,而这词乃是与犯罪和不道德的行为有关。显然法庭误判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采信了这些宗教、政治团体(太二七)的意见书。让我们为此祷告!

  • 我们在其他基督徒眼中,是否为邪教?─对于『忧心弟兄们』所提的这个问题,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 第五点所说,所有诚实单纯,愿意花时间认识我们并我们着作的基督徒,对我们都以弟兄相待。然而,因着『忧心弟兄们』一心一意要攻击水流职事站和相调的同工们『和邪教一样』;所以在文章的最后一页,以狡猾的诘难方式,不实和误导的叙述(创三1,4~5),作出了十分诡诈的攻击。

  • 创三1,4~5:[1]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 3神岂是真说,你们不可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4]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5] 1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开了,你们便如神知道善恶。

    1节注3:撒但试诱女人时,首先碰着她的心思,对神的话题出疑问,使她怀疑神的话。蛇的问题激起夏娃怀疑的心思,使她不能用她的灵接触神。甚至在夏娃吃知识树的果子以前,撒但邪恶的思想就进到她里面,污染了她的心思。

    5节注1:那恶者所说这诽谤的话,使夏娃在神命令人不可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这件事上,(二16~17,)误会神的爱,怀疑神的心。这话毒害了夏娃的情感,使她不喜欢神。

    七、 『忧心弟兄们』的观点,和『评论者』的攻击,出自同一个源头

    打开阴间的门!

    最后,我们还观察到一件事。在该文的末了,『忧心的弟兄们』请求圣徒对于『主恢复内另一种的「观点」』敞开。尽管这样的发表十分顺耳,但在圣经中,或在两位弟兄的职事(这份职事将主的恢复带给我们)里,都无法找到此言的根据。我们必须留意,主强烈指责在老底嘉的召会,老底嘉意即『平民或平信徒的意见、决断』(恢复本圣经,启三14,注1)。我们向来的实行是,根据罗马书十四和十五章,接纳那些在次要信仰上,与我们的看法分歧的人。此外,当负责弟兄中间,对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时,我们鼓励敞开并真诚的交通。但是,公开抨击这份职事,或是众召会中的教导和领导职分,与上述所说的事完全不同。

    无论这些弟兄们的动机是『忧心』还是敌视,是善意还是恶意(创二17),他们所发表的意见(太十六18,22~24),已经打开了『阴间的门』,使人攻击主的恢复为『邪教』。如李弟兄在『马可福音生命读经』(可三21~22)所说,主的亲属对祂『天然的关切』,为『经学家开了亵渎祂的路』。尽管这些『忧心弟兄们』是『主的恢复』的亲属,但他们天然的『关切』,已经为外国政府和美国和全地的反对者,打开了『阴间的门』,诽谤主的行动。

    创二17:只是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太十六18: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6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 

    注6:阴间的门乃是指撒但黑暗的权势或能力。(西一13,徒二六18。)基督要在这关于祂自己启示的磐石上,并以彼得这样经过变化的人为石头,建造真正的召会,这样的召会是阴间的门不能胜过的。主这话也指明,撒但黑暗的权势要攻击召会;因此,召会(神的国)和撒但的权势(撒但的国),二者之间进行着属灵的争战。

    太十六22~24:[22]彼得就拉祂到一边,责劝祂说,主阿,神眷怜你,这事绝 1不会临到你。[23]祂却转过来,对彼得说, 1撒但,退我后面去罢!你是绊跌我的,因为你 3不思念神的事,只思念人的事。[24]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 2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

    22节注1:天然的人绝不肯背十字架。

    23节注1:基督看出,阻挠祂背十字架的不是彼得,乃是撒但。这启示我们,那不肯背十字架天然的人,与撒但乃是一。

    23节注3:当我们不思念神的事,只思念人的事时,我们就成了撒但,在主完成神定旨的路上,成了绊跌主的。

    24节注2:在23~25节,有三件东西彼此相关,就是心思、己和魂生命。心思是己的发表,己是魂生命的具体表现。魂生命具体表现在己里面,并藉着己活出来,而己又藉着心思、思想、观念和意见发表出来。我们若不思念神的事,只思念人的事,我们的心思就趁机活动,表现自己。这就是在彼得身上所发生的。因此,主接下去的话指明,彼得必须否认他的己,并且不要救他的魂生命,乃要丧失他的魂生命。丧失魂生命乃是否认己的实际。这就是背起十字架。

    可三21~22:[21]耶稣的亲属听见,就出来要拉住祂,因为他们说祂癫狂了。[22] 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经学家说,祂有别西卜附着;又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

    三章二十一节说,主的『亲属听见,就出来要拉住祂,因为他们说祂癫狂了』。这一句感叹的话,说出奴仆救主的亲属对祂天然的关切,这为经学家开了亵渎祂的路。二十二节说,『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经学家说,祂有别西卜附着;又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这句亵渎的话,是由二十一节天然关切的感叹引进的。

    因着主的亲属不了解祂,就说祂癫狂了。这句话为反对者经学家开了毁谤主的门。经学家也许说,『你们看,连祂的亲属也说祂癫狂了,你们晓得祂为甚么癫狂了?祂癫狂是因为祂被鬼附着,就是鬼王别西卜。』奴仆救主赶鬼,就是赶出为撒但黑暗的国作工的邪恶者,然而反对者却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那恶者是何等诡诈,鼓动这些邪恶的反对者说这话!他们与那恶者同工,甚至与他是一…。

    我们要记住,主的亲属说主癫狂的话语,为毁谤开了门。他们责备主不正常,使经学家有机会诋毁祂。经学家也许说,『祂的确不正常,因为祂有鬼王别西卜附着。』我们由此看见,我们亲属对我们天然的爱,可能为撒但开了门,让他能进来。(马可福音生命读经,一二五至一二七页。)

    莫名的同路人─『忧心弟兄们』与反对主恢复的人

    在其文章的末了,『忧心弟兄们』再次攻击水流职事站和同工们。这次他们的目标是所谓的『 那职事』刊物(The Ministry magazine)[粗体照原文所示],他们说:『有一些评论者曾经建议,如果地方教会希望被福音派的基督徒所接纳,他们应该要重新检验「那些在(我们的) 出版物里,显然非正统的教训」』 [粗体照原文所示] 。

    谁是这『一些评论者』呢?『忧心弟兄们』所引用的话,乃是Harvest House新闻稿引述『邪教暨新兴宗教百科』(一本企图诽谤李弟兄被鬼所附的书)作者,『评论者』─约翰.安格堡和约翰.威尔顿的发表!正如他们以『忧心弟兄们』为名,隐藏自己的身分,发表这些匿名的文章;他们也在『一些评论者』的掩护下,暗地引用安格堡和威尔顿的话,掩饰他们与『邪』书作者的合一。

    『评论者』安格堡和威尔登的发表是,如果我们『希望被接纳』,我们必须丢弃李常受所教导的三一神,神人调和,基督教的堕落…等等。『忧心弟兄们』所引用的这段声明,主要是攻击李常受的着作!然而『忧心弟兄们』『借用』并扭曲了安格堡和威尔敦攻击李弟兄职事的话,使其看上去是指着他们的目标─相调的同工们所说的。这是何等的卑鄙!

    事实上,就『评论者』一词而言,安格堡先生根本称不上是一位『评论者』。他在从来没有参加任何一场地方召会的聚会,从来没有与任何同工、负责弟兄、或地方召会中的任何一位成员谈过话的情形下,成为『邪教暨新兴宗教百科』的作者。他完全依赖合着者威尔敦的写作。然而威尔敦先生,一样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地方召会的聚会,从来没有与任何同工、负责弟兄、或地方召会中的任何一位成员谈过话。相反的,威尔敦先生的写作,大多根据一些未经证实的资料,资料的出处是一本名为『 神人』的书,该书已于一九八五年被判定为诽谤。

    反对者的网站上,也刊载了一些『忧心弟兄们』所写的异议作品。因此,『忧心弟兄们』乃是与一些长期反对主恢复的人,联手攻击水流职事站和同工们。他们成了『莫名的同路人』,然而他们的同夥,仅止于一个共同的目标─拆毁主藉着弟兄们所兴起,并藉着那些愿意紧紧跟随之同工们所继续的这份职事。

    对于这些带有分裂态度的人,我们应该照着保罗在提多书三章十节的话:『 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

    主内弟兄

    Dan Sady      Bill Buntain

    附注:

    1 关于诉讼案的详情,请见『 真理辩正─Harvest House诉讼原委』。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