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今日主恢复职事里相调的路与领导

持异议者一贯攻击的目标之一,乃是作为“相调的弟兄们”一同事奉的一班同工。李弟兄在他职事末了一年,使用这辞指称那些与他是一而执行主恢复职事的弟兄们。譬如,在李弟兄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所写“一封感激、交通的信”里,李弟兄提出主在祂的恢复中在职事里往前的路:

主给我看见,祂已经预备了 许多弟兄,与我相调着同作奴仆事奉。我觉得这是主为祂的身体所作主宰的供备,也是现今为着完成祂职事的路。

李弟兄于一九九五年谈到:

……但是一九八九年,我从台湾回到美国,在安那翰开始有训练,直到今天, 我能见证,这里有一班同工,的确是和谐的;这和谐乃在于认识十字架与那灵。 同工们接受各地召会的邀请,到各处去,就把众召会调成一个,这是个好现象。现在 全球众召会都想要调在一起,在主恢复中的确有这个集调的趋势。(《圣经中管制并支配我们的异象》,简65页)
 

我们从这两段摘录的话里能看见,在李弟兄的领会里,主恢复里众召会的相调来自和谐同劳苦的一班同工;并且他盼望在他末了年日里开始的相调的路,在他离世后能继续作为同工们带着众召会往前的路。

李弟兄对相调强烈的负担

李弟兄在他职事末了的年日里,经常说到相调的需要。他在一九九四年释放的一篇名为“相调的需要”的信息里说:

在本篇信息里,我的负担是关于相调的需要。甚至我们在这恢复中的人,也没有多少人领悟我们需要相调,我们迫切需要相调。那在我心上, 在我灵里,职事沉重的负担,就是相调的事……。(《关于相调的实行》,一O页)

这深刻的负担在李弟兄一九九六国殇节特会开始的祷告里也很明显:

父啊,我们颂扬你,你是天地的主;是你的主宰,使我们能有这次相调特会。你这样把我们调在一起,就是我们的祝福,是我们的增长,是我们的扩增, 是我们的建造,是我们的一切。我们渴望在基督的身体里相调,并作为蒙拣选的人,天上的国民,相调在一起……。(《神生机救恩的秘诀─“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四至五页)

李弟兄说到主要采取一条路,将众召会相调成为一个身体,并借一班弟兄“以相调的方式与我同作奴仆”事奉,继续他的职事; 我们要了解这交通的话,就需要对相调这主题有宽广的眼光。相调就像圣经里许多事一样,有属灵与实行这两面。实行这一面是要将我们带进属灵一面的实际。今天争论的点主要是在实行的一面,因此我们要专注于那些点。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我们要来看:

  1. 相调、一、同心合意、基督身体的实际以及众肢体生机的配搭
  2. 相调的一些结果
  3. 相调如何应用于召会、职事与工作
  4. 相调如何得以成就
  5. 主为着身体相调的主宰安排
  6. 因着不相调所发生的难处
  7. 谁是“相调的弟兄们”?

相调、一、同心合意、基督身体的实际,以及生机的配搭

相调、基督身体的一、同心合意、基督身体的实际以及身体肢体生机的配搭,是彼此密切并内里相关的。相调的目标乃是把我们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三一神扩大的一,并带进实行召会生活的同心合意。相调产生生机的配搭,借此神得着彰显,祂的行动能以执行,祂的行政得着建立。虽然相调的原则在全本圣经都可看见,林前十二章二十四节1却直接提到这辞 1

林前十二24:至于我们俊美的肢体,就不需要了。但神将这身体 1调和在一起,把更丰盈的体面加给那有缺欠的肢体。

24节注1:含互相调节意。神已把基督各个不同的肢体,调和在一起,成了一个身体。为此我们需要多有变化(罗十二2),藉着同一位灵,从天然的生命变化为属灵的生命,好有实行的身体生活。

神已经将身体调和在一起(林前十二24)。“调和”这辞的意思也是调整、使之和谐、调节并调在一起。神已将身体调和,将身体调整,使身体和谐,将身体调节,并将身体调在一起。“调和”的希腊文含示失去区别。一位弟兄的特性也许是快,另一位的特性也许是慢。但在身体的生活里,慢消失了,快也除去了。所有这样的区别都消失了。神已将所有不同种族和肤色的信徒调和。谁能使黑人和白人失去他们的区别?只有神能作这事。丈夫和妻子惟有藉着失去他们的特性,才能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有和谐。(《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O至一O一页)

基督身体的一

基督身体的一的恢复,在主的恢复里是一件紧要的事。这一是三一神扩大的一;三一神的一乃是互相内在的一,也就是互相内住的一(约十四10~11,十七21,十四20)。

约十四10~11:〔10〕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么?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我从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11〕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即或不然,也当因我所作的事而信。

约十七21:使他们都成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

约十四20:到 1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我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

20节注1:这该是指主复活的那日(二十19)。

……三一神是一,这一乃是基督身体一的模型。因为身体的一有神圣三一三者之间的一为模型,约翰十七章告诉我们,这一全然是与三一神有关联的(21)。基督身体的一就是神圣三一之一的扩大。(《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三六至三七页)

同心合意

同心合意乃是一的实行(徒一14)。这是内里的和谐,我们在其中都彼此和谐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个心和一条路(林前一10,太十八19)。

徒一14: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坚定持续地祷告。

林前一10:弟兄们,我借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

太十八19:我又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若有两个人在地上,在他们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谐一致,他们无论求什么,都必从我在诸天上的父,得着成全。
 

马太十八章十九节用了sumphoneo这个希腊字,来指明同心合意。这字的意思是和谐的、一致的,指乐器或人发声所产生和谐的声调。……行传一章十四节用另一个希腊字来指同心合意:homothumadon,由 homo,意相同,和 thumos,意心思、意志、目的(魂、心)组成;指明整个人内里感觉的和谐。(《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简74~75页)

相调、一与同心合意的关联

达到同心合意,就是一的实行,惟一的路乃是相调在一起。因此,相调、基督身体的一、与同心合意的实现,其间有内里的关联。

若没有调和,主在我们身上就没路往前。 调和就是身体,调和就是一,调和就是同心合意─调和就是这一切。(《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简86~87页)

基督身体的实际

相调的目标乃是把我们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

…… 相调的目的是要将我们众人引进基督身体的实际。我宝贵众地方召会,和你们一样。但我宝贵众地方召会,是因着一个目的:众地方召会是将我带进基督身体的手续……。(《关于相调的实行》,第五页)

这就是为什么主的恢复在美国三十二年多了, 但乃是到了近几年,我们才觉得需要进入基督身体的实际。这就是相调的目的。(《关于相调的实行》,七页)

生机的配搭

相调所完成的,彰显为生机的配搭。配搭本身不是基督身体的实际2,而是相调正确的结果。

在身体里调和在一起,就是被融合、调合。藉着这调和,我们有配搭、平衡与调整……。(《新约总论》第六册,一六四篇,二五四页)

相调的一些结果

我们若看见主在这时代的目的,并了解相调内在的意义,就会珍赏相调为着建造基督身体的许多益处。如下所列仅是相调许多益处其中的四项,但每一项益处对保守一与基督身体的建造都是紧要的:

  1. 相调的结果保守众召会和众圣徒在基督宇宙身体的一里:

    ……要学习交通,要学习被调和。从现在起,众召会该经常来在一起相调。我们也许不习惯,但我们开始相调几次以后,就会尝到那个味道。在保守基督宇宙身体的一上,这是最有帮助的……。(《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一至一O二页)

  2. 相调产生和谐并除去区别:

    我们能和谐,因为我们已被调和。至终,区别都会消失。相调的意思就是失去区别。我们都必须付代价,实行相调。(《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二页)

  3. 相调带进主的领导:

    ……若是五个弟兄肯在一起调,肯在一起交通,早晨交通,晚上交通,今天交通,明天也交通,天天在那里交通,你看见神的引导就要来了,神的办法就要来了,神的智慧,神的亮光和神的启示、负担,统统都要来了。……你会交通出圣经里面的亮光来,你会交通出恩赐来。若是长老们肯这样交通的话,到必要的时候,会有人得恩赐。(《长老治会》,一七八页)

  4. 相调将我们带进同心合意,这是为着主经纶的行动而经历灵浸的万能钥匙:

    若没有调和,主在我们身上就没有路往前。调和就是身体,调和就是一, 调和就是同心合意─调和就是这一切……。(《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简86~87页)

    ……你若要经历灵浸,必须有同心合意。若是地方召会的众肢体同心合意,灵浸就在那里。你若真要实行正确传福音的路,就需要同心合意。没这把钥匙,门不会开启。 同心合意是“一切房间的万能钥匙”,是新约中一切福分的万能钥匙。(《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十五至十六页)

相调如何应用于召会、职事与工作

相调既是身体生活的基本原则,就必须应用于我们实行的一切方面─包括召会生活、职事与工作。李弟兄在他末了的年日里,嘱咐主恢复里的众圣徒,在身体生活的每一方面实行相调。

在我们中间,该有基督身体所有 个别肢体的调和,在某些地区内 众召会的调和, 众同工的调和,以及 众长老的调和。(《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一页)

活力排的圣徒要进入基督身体的实际,就必须相调在一起。照样,召会要建造成为基督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那召会的长老们就必须相调在一起。

但是要叫教会得着建造,首先该建造的乃是长老们。如果长老们不能同被建造,教会怎能被建造?教会的建造,就是众圣徒的配搭。若是教会的长老们不能配搭起来,怎样去配搭众弟兄姊妹?所以教会的建造,教会的配搭,完全是在长老们手中,也是寄托在长老们身上。(《长老治会》,一二七页)

照样,众召会要被建造成为基督生机的身体,就必须相调在一起,但这相调在于同工们相调在一起,并一同配搭事奉,使他们的劳苦产生一个相调的身体。李弟兄在一九四八年说 3

……同工配搭得不好,就不能盼望弟兄姊妹配搭得好,今天问题的症结,乃是在乎同工的配搭,这是最大的问题。(《倪柝声文集》第三辑第十一册,简88页)

事实上,藉交通而相调的思想,含示在“同工”这辞里。作同工的意思是说,一个人与神并与那些神所兴起同作奴仆的同工,在职事里将祂服事给众召会。这就需要与神并与同作奴仆的交通。一位选择独立出版自己职事的工人,还可视为同工么?Kerry Robichaux弟兄回答这问题时如此解释:

这完全在于这位工人出版并传播这样的刊物,是否在与主的恢复里(而不是仅仅在他的地方甚或区域里),而与同工们有交通。他若不与其他的同工们交通,就不是一同作工。如你所说,他仅是“工人”,而不是“同工”……一个人若不渴望主动与同工们交通,他可以是工人,却很难是同工。这不仅在于同工们如何看他,更主要的乃在于他如何看自己;更重要的是,他是否真正以同工的方式事奉。(Kerry Robichaux的电子邮件,二○○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名义上的同工并不意味一定是实际上的同工。一九三四年,倪柝声弟兄要求李弟兄共同签署一份申明:任何仅仅教导外面的事,如脱宗派、蒙头、擘饼和受浸的“同工”,“就不是我们的同工了”(《为神说话》,一O八页)。李弟兄在一九四八年说:

今天的工人分四种:头一种是应付神今日时代职事需要的同工;这班人是同心合意,经神对付过的少数人。第二种是后进的同工,他们愿顺服年长同工的引导、支配,并愿意谦卑跟随学习。第三种是不肯服从前面先进的同工,又不属于公会,却又喜欢与我们交通的人。第四种是在公会中的传道人、自由布道家等。我们今天需要的,乃是头一种与第二种的同工。(《倪柝声恢复职事过程中信息记录》,一四五页)

在这四种工人里面,只有头两种称为“同工”。在《时代的异象》里,李弟兄更进一步指明,要实际地作主职事里的同工,一个人不可落在时代的异象之后:

不仅迦玛列、巴拿巴这等人不在异象里,就连彼得、雅各这等使徒也都有危险,对于异象,他们是在又不在,同伙却不同工……。(《时代的异象》,简37页)

因此,相调的实行不仅适用于圣徒与召会,也适用于长老与同工。事实上,同工与长老必须是实行相调的模范。否则,众召会就没有路能进入基督身体全体的相调中。

相调如何得以成就

我们要藉着相调在一起而进入基督身体的实际,就需要一扇门。那扇门就是够多并透彻的交通与祷告。

我们若要实行调和,就不该忘记交通。交通是调和的根基。因此,我们必须实行交通。我们这样作,就会为调和立下根基。然而,我们多年来没有实行交通,反而是在实行虚饰,我们都把自己隐藏在面具背后。没有亲密并彻底的交通为根基,就无法有调和。(《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简86页)

所有这些点的意思,就是我们该交通。 一位同工要作什么,就该与其他同工交通。长老该与其他长老交通。交通调节我们,交通调整我们,交通使我们和谐,交通把我们调在一起。我们该忘记自己是慢的或是快的,只要与别人交通。若没有与其他一同配搭的圣徒交通,我们就不该作什么。交通要求我们要作什么的时候先停下来。在召会生活里、在主的工作中,我们在配搭里都必须学习,没有交通就不要作什么。(《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一页)

按照我们的经历, 除了藉着彻底和够多的祷告,我们就无法调和。我们不该讲论太多。我们不该以为我们若一起谈论,就会调和。这是错误的。 调和只能藉着一起祷告才能成就。我们必须是祷告的人。(《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简90~91页)

我们若缺少这样在一起的交通与祷告,就会缺少相调,在我们的个人生活、召会生活和工作里,就会有缺欠。

我们必须看见,当交通消失,神也消失。神作为交通而来。今天我们的聚会、我们的婚姻生活、同工们中间的配搭、以及地方召会中间的交通,都不正常,这是因着我们欠缺这交通。今天地方召会中间没有足够的交通,众召会没有在交通里完全是一。(《三一神作三部分之人的生命》,一九九六年版,中文尚未出书)

主为着身体相调的主宰安排

在主的主宰安排之下,藉着交通与通讯这样的现代便利设施,在现今的时代和日子里,这宇宙的相调是可能的。

今天全球各地的众召会应当都是一。今天不像在保罗的时候,现在几乎到任何一个地方的交通和通讯都非常便利。因此, 今天众召会应当比保罗的时候更相调。照着圣经的启示,也照着现代的便利,我们应当是一, 我们也应当尽实际上所许可的调在一起。(《一个身体和一位灵》,二二页)

末了,各地的召会也需要集调。今天因着电讯设备和交通工具的发达,各地的距离都缩短了。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几十个人同时要从美国去香港,是不容易的。也许等到你去了,别人都走了;你走了,别人又来了。这怎么集调?但现今全世界的飞机象穿梭一样,又快又准时。今天各种的发明、工具,把全世界的人都调起来了。 藉着这些现代的交通工具,基督的身体能够集调。所以各处召会都该活在生命里,活在灵里,并且彼此集调,显出基督身体的实际。(《神经纶的总纲与神人该有的生活》,七三至七四页)

由于主主宰的供备,我们不该接受任何不相调的藉口。这相调不局限于特定地区或特定工人照顾的几个召会;反之,这相调的范围乃是全球的。

众地方召会该与全地上所有真正的地方召会交通,以保守基督身体宇宙的交通。任何不保守基督身体这宇宙交通的地方召会,就是分裂的,并且成了地方宗派。有些所谓的地方召会不是真正的,并且已成了分裂;我们不需要与这样的“召会”交通。但我们该与所有真正的地方召会交通。若不然,我们就不再是召会,乃是宗派。召会是留在基督身体里的召会;宗派乃是使自己与基督身体分裂的一班信徒。我的手臂留在身体上,就是我活的身体的一部分;若从身体割除并分开,就成为死的东西。(《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四七页)

基督的一个彰显,是在基督独一身体之那灵独一的一里(弗四3 4)。没有那灵,我们就无法有一。这一个彰显也是在独一之灵的独一交通里,有分于三一神独一的流(约壹一3,林后十三14)。只有一位三一神,只有一个交通,一个那灵的流。基督的一个彰显是在独一之神的独一行动里,为着祂独一经纶的独一完成(弗一10,提前一4下),并在基督独一生命的独一调和里,为着祂在宇宙中独一的见证(林前十二24)。一切都必须是独一的。 如果只有你那一区的一些召会调在一起,那不是独一的调和;那是“宗派的调和”。(《为着基督身体之建造十大紧要的“一”》,六五页)

因着不相调所发生的难处

因此,当主恢复里的任何服事者,不论他们是在众召会中间劳苦的同工、地方召会里服事的长老、或儿童聚会、校园、或在任何其他地方服事的圣徒,若不藉着多次一同的交通与祷告而实行相调,是非常严重的。众召会中间产生的许多难处都可以追溯到这一点。李弟兄说到长老职分时,警告我们,最大的难处乃是不愿意藉着交通而相调在一起。

长老治会一定要交通得透。五个长老,就如同五块泥巴一样,必须摆在水里头调,一直调到五块泥巴变作一团泥巴,根本不分了才可以。这个调就是交通。五个长老该一直在一起寻求主的引导。教会的治理,不怕长老们不知道该怎样作, 只怕大家不交通。(《长老治会》,一七八页)

无论什么理由─无论是因着个人的冒犯、意见的差异或其他的原因─我们都不能放弃祷告与交通的聚集。放弃祷告与交通的聚集给神的仇敌大开其门,制造误解,助长争竞与敌意,至终造成分裂。

We must have the reality of the fellowship and blending of the Body of Christ. Otherwise, regardless of how much we pursue and how simple and humble we are, sooner or later there will be problems, even divisions, among us. Hence, we must be governed by the vision of the Body and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the apostle by bringing all the saints in all the churches into the blending life of the entire Body of Christ. ( The Experience of God's Organic Salvation Equaling Reigning in Christ's Life, p. 71) 我们必须有基督身体交通和相调的实际,否则我们无论怎么追求、单纯、谦卑,迟早总会出问题,甚至会分裂。所以我们必须受身体之异象的控制,跟随使徒的脚踪,将众召会的众圣徒带进基督身体全体相调的生活中。(《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简60页)
 

欠缺相调是野心和骄傲的沃土。我们事奉主的人,该知道野心和骄傲的细菌在我们里面。

所有的问题都是由于两只老“地鼠”─野心和骄傲。如果我们的野心和骄傲被消杀,就绝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们喜欢地位。我们喜欢受人尊敬、敬重。也许我们没有这么说,但我们在主面前必须诚实。我们的内心如何?如果我们没有野心,就绝不会和别人有难处。如果我们没有野心,没有骄傲的成分,我们就不会和任何人有问题。(《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五O页。)

在我们的历史里,不止一次,野心与骄傲导致工人看待他们劳苦的区域为他们的领土,并多多少少将接受他们职事的召会与众召会的交通分开。那些召会遭受损失,而主恢复里众召会中间基督身体的实行受到破坏。为这缘故,李弟兄一再提出这问题。

再者,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为你的工作得着一个地方,甚至一个区域。谁没有这样的野心?我与倪弟兄在一起,向他学习。我从未看见他怀有野心要得着一个地方、一个区域,作他的区域或小王国。在这一面意义上,区域就是小王国。你可能要成为你区域中的皇帝,叫每件事都在你的控制和统治之下,每个人都必须听从你。有谁不是这样?我也曾是这样,但主对付了我。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俘掳人作你私人的同工。你可能为这目的吸引、迷住并夺取人。这意思是说,在主恢复中你的工作里,你有一个党派,里面有一些非常接近你的人被你俘掳、吸引并迷住。他们欣赏你的能力,称羡你的性能,所以和你站在一起。然后他们就成为你专属的同工。他们是一般的同工,却又专特地成为某人的同工。难道你不晓得,在主的恢中有这种情形么?我在经历中见过这情形。

从一九八四年开始,我召集了三次同工长老的紧急特会。我在开头的话指出,在我们中间有分裂的倾向。我的意思是说,主恢复中有好些能干的同工,喜欢把他们的区域当作他们的王国,也喜欢吸引人作他们专属的同工。我们都是一般的同工,但有些人却变成某些有吸引力之人的专属同工。因此,我警告你们众人……。(《对同工长老们以及爱主寻求主者爱心的话》,三八至三九页)

划分地盘的倾向

另一个隐藏的分裂因素是划分地盘的倾向。为着成就神永远的经纶,主的工作与行动是惟一的。我们乃是有分于主惟一的工作,我们若认为自己所在的任何地区,是我们特殊的地盘,这将是分裂的原因或因素。甚至划分地盘的倾向,也该连根拔除。我们该在主的度量内为主作工(林后十13~16),但我们不该认为主所度量给我们的是我们特殊的地盘。在我们的地区,我们地方的工作该为着主宇宙的身体。在新约里,我们看不见主工作中有辖区这样的事。

不叫自己的工作与他人工作相调的作法

已过有一隐藏的因素,就是不叫自己的工作与他人工作相调的作法。新约向我们揭示,彼得为着主的工作(主要的在犹太地),和保罗为着主的工作(主要的在外邦世界),都是为着基督的一个身体,没有任何差异或分离。反之。他们在完成神新约的经纶上是一。彼得工作的果效实现于哥林多(林前一12),保罗也的确去耶路撒冷与那里的使徒和长老交通(徒十五2、4,二一17~20上)。这样的交通,就像我们肉身的血液循环一样,在神圣生命的循环中帮助基督的身体,将我们为着主的恢复不同部分的工作,调和成为一个行动。我们的工作若缺少这样的交通,也许会发展成为另一个分裂的因素。(《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程(二)》,一七至一八页) 4

我们若实行基督身体宇宙的交通,我们区域的召会就不会有自己的味道:

我们都必须看见,无论有多少区域,多少工人,主的见证必须是一,因为没有两位主或三位主,只有一位主在地上行动。因此,只借一个职事而有一个行动,为着产生一个身体,背负一个见证。我们必须考虑我们中间真实的情况。就区域说,有些召会已经有了不同的味道。众召会不该带着区域的味道,不该给人一种印象说,这些是某一个区域的召会。众召会应当给人的印象,乃是耶稣真正、惟一的见证。任何区域都不该有特别的性质、味道、色彩和样式。众召会该单单是耶稣的见证。(《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四七页)

众召会是相同的,这事实指明她们该有相同的色彩和味道。然而,来自某一区域的圣徒可能有一种特别的色彩或味道。在众召会间不应该有这种不同的色彩或味道。虽然圣徒来自不同的种族和国家,但众召会应该完全相同,因为我们都已经蒙拯救、得重生且正被圣别并变化,在素质、外表和彰显上,众地方召会都必须是相同的。(《新约总论》第七册,第二○四篇,一七一至一七二页)

实际上,我们中间不同教训的出现,以及从众召会的交通中退出的倾向,乃是野心的症状。

我为青年弟兄们的缘故要说一些话。弟兄们的野心是召会中的难处。这样说并不光彩,但这是事实。这野心使倪弟兄大为受苦。倪弟兄告诉我们,没有人曾经给他地位,他也没有任何地位给人。至终,那些对地位有野心的人离开了。有些分裂是这种野心引起的。有野心的人从不承认自己有野心,他们造成分裂总是有某种借口。他们穿上某种道理的“外衣”。他们会说,召会在这个道理上不对,而因着他们清楚这一点,所以必须离开。这完全是他们野心的借口、托辞和掩饰。(《召会与地方召会的历史》,中文尚未出书)

我们都必须承认,在我们堕落的人性里,我们有骄傲和野心的病菌。什么能保守我们?惟独在身体相调里生命的交通,循环,能保守我们。

我们物质身体里的血液循环,是基督身体里的交通,神圣生命的水流,一幅美好的图画。倘若我们的血液循环不正确,就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许多疾病。正确的血液循环吞灭各种病菌。从一九八四年底开始,我留在台北约五年。大约三年后,难处进到众召会中间。今天众召会的难处是由于缺少交通,就是缺少血液循环;这种交通的缺乏给仇敌机会进来。

……有些人也许以为他们使自己分开是很有智慧的。但基督的身体若有任何部分是分开的,那部分至终就会死去。保持健康最好的路就是“接受更多的血,也给出更多的血”,那就是留在生命的交通,生命的循环里。这样,我们会拯救自己,并促进基督身体的健康。有些地方因着缺少交通而没有平安。我们越有交通,就越有平安。(《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四二至一四三页)

谁是“相调的弟兄们”(Blended Brothers)?

李弟兄在他公开职事的末了一年里,在训练和特会里要“相调的讲员”印证他的信息,刻意要帮助同工们不讲他们自己的话,乃照着他的说话而说话。他借此训练他们说相同的话,与他同作奴仆相调着事奉,以施行主的职事。他也多次与和他配搭的弟兄们有个人的交通,成全并嘱咐他们留在神经纶的中心线上,为着建造基督的一个身体。

在李弟兄离世前不久,主给他看见,主已经预备了一班“相调的弟兄们”,在他离开后,一同劳苦以施行职事。这些“相调的弟兄们”是谁?一位同工被问到这问题时回答说,“被调在一起的弟兄们”。这答案里有许多智慧。“相调的弟兄们”没有固定的成员。无人试图列出谁是“相调的弟兄们”的名单。自李弟兄故去,相当注意到扩大相调以包容更多全世界的同工。有些弟兄们曾说,他们更喜欢“在相调的弟兄们”(blending brothers)这辞,承认主仍然在将他们相调在一起。那些索求“相调的弟兄们”正式的名单者,乃是寻找批评的对象,为要将生机的东西变质为组织的东西。

最近有人攻击使用“相调的”(blended)和“在相调的”(blending)指称同工,是暴露出缺乏对真理的认识。基本上,这是指控同工们不清楚他们是“已相调”或“正在相调”,进一步指控同工们高抬自己,暗示他们“已经达到‘相调’的全备光景”。这两项指控均属不实。同工们使用“相调”与“正在相调”,与职事使用“调和”(mingled)与“正在调和”(mingling)是同样的原则。一面,我们信徒已经与主调和(林前六17,罗十一17)。另一面,我们需要在主的生命里长大,让祂更多与我们调和(弗三17,林前十二13)。因此,我们信徒“已调和”,也“正在调和”。同样的原则,同工们“已相调”,也“正在相调”。

林前六17: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 2一灵。

17节注2:这指明是灵的主与我们的灵调和。我们的灵已经由神的灵所重生(约三6),这灵现今在我们里面(19),并与我们的灵是一(罗八16)。这是主的实化,祂借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十五45,林后三17),现今与我们的灵同在(提后四22)。在保罗的书信里,常说到这调和的灵,如在罗八4~6。

罗十一17: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在其中 1接上去,一同有分于橄榄根的肥汁。

17节注1:接枝乃是生机的联结(见六5注2),不是将不好的生命换成更好的生命,乃是将两个生命接联为一,共享一个调和的生命和生活。这种生命的调和,乃是两种同类而不相同的生命,经过死(切割)与复活(生长)而有的。这描述我们与基督的接联。

弗三17上:使基督藉着信,安家在你们心里……。

林前十二13: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 5喝一位灵。

13节注5:在那灵里受浸,乃是进入那灵,消失在祂里面;喝那灵,乃是把那灵接受进来,使我们全人被祂浸透。借这两种手续,我们就与那灵调和。在那灵里受浸,是调和的起始,是一次永远的。喝那灵,是调和的延续和成就,是持续不断直到永远的。这需要我们不断地呼求主,从祂这活水的泉源欢然取水(赛十二3~4,约四10、14)。

那么我们该如何领会并应用“相调的弟兄们”这个辞?非常简单地说,相调的弟兄们乃是那些自己追求相调在一起,并寻求带领全地众召会进入基督身体宇宙相调的弟兄们。他们将身体的原则应用到职事与工作,他们的职事与工作向其他人敞开,让其他的人调整并调和他们。末了,他们忠信地按照李弟兄职事的负担,一同劳苦,藉着神圣启示的高峰、神人生活与照着神牧养,将众召会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

这相调不是局限于一班自成一团的弟兄们。反之,主渴望众地方召会的众信徒,都藉着相调在一起,进入基督身体的实际。如倪弟兄所说:

……我们同工们本来不喜欢配搭,现在要学配搭的功课,带头去作。你们也不要以为这类的事是同工负责,跟你们无关……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倪柝声文集》第三辑第十五册,简136页)

我们要再次注意李弟兄描述的相调是何等的周全:

在我们中间,该有基督身体 所有个别肢体的调和,在某些地区内 召会的调和, 同工的调和,以及 长老的调和。(《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一页)

这要求我们追求以正确的灵祷告并交通,乐意彼此受调整、调谐、调节,并与别人相调和。这若不是我们的实行,并且实行身体的一与实行和众圣徒及众召会同心合意若不是我们召会生活的目标,我们的确就从神经纶的中心线,并从我们作为主恢复为完成祂神圣经纶的呼召上偏离了。我们若看见基督身体的建造提供主回来的基础,我们为什么要追求任何不及于此的个人目标呢?

结 论

在《神圣奥秘的范围》里,有一篇非常甜美的信息,表明李弟兄对相调的感觉,他将在圣徒中间学习相调与主答应他多年前求智慧的祷告相提并论:

我大约只有二十七岁时,在我的家乡就兴起了一个召会。我学习经过十字架且凭着那灵作每件事,为着基督身体的缘故供应基督。因为我很年轻,我就用所罗门的祷告来祷告:“主啊,赐我智慧,使我在你的子民中间出入”(参代下一10),主垂听了我。历年来,我学习了在圣徒中间被调和。(《神圣奥秘的范围》,一O三页)

但愿主恢复里的众圣徒也蒙保守在相调的实行里,使他们有分于基督身体的实际。

关于相调最主要的书:

  • 一九九三年相调特会,四十七位讲员论《关于主的恢复和我们当前的需要》
  • 《神圣奥秘的范围》
  • 《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
  • 《关于相调的实行》
  • 《圣经中管制并支配我们的异象》

附注:

1相调也可见于素祭,以及代表基督一个身体的一个饼─林前十17,利二4,约十二24。(见《关于相调的实行》,一五至一六页)

2见《关于相调的实行》,一五至一七页。

3这是一次同工聚会的记录,在这聚会里,倪弟兄和李弟兄都说话。这记载于‘倪柝声文集’,当时说话的是李弟兄。

4在提出这一点的其他许多职事信息摘录当中,以下这些特别具有指导性:

  • 《过照着圣经中神圣启示高峰之生活实行的路》,六三至六五页
  • 《新约总论》第七册,简158-160页。
  • 《神命定的路与长老职分》(中文尚未出书)
  • 《撒母耳记生命读经》,简63页。
  • 《圣经中管制并支配我们的异象》,简26页。
  • 《主恢复的简说》,简35-36页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