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九八六年李弟兄發出清楚的呼召,要所有在主的恢復裏,在眾召會中,有分於職事和領導職分的服事者,在一個出版上受約束。同時,他也清楚表示,一個出版的實行與否,不該成為我們接納或拒絕任何聖徒或召會的根據。

某一個召會接受不接受職事,並不斷定那個召會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會。本篇信息的題目不是說『在主的恢復裏』不吹無定的號聲,乃是『在主的職事裏』。我不是說到主恢復裏的事,乃是說到職事。

...我必須對主忠信,對你們許多一直非常受這職事影響的人忠信,並且對我自己忠信。因這緣故,這職事不能容許任何人假裝在其中,卻仍說不同的話。這不是我要你離開你的地方召會,或你的地方召會不再是地方召會。我所交通的乃是,職事在為著主恢復裏的權益爭戰時的衝擊力。(長老訓練第七冊,同心合意為著主的行動,七八至八○頁。)

李弟兄說這話,是回應當時眾召會中興起的難處,難處的起因是有些人宣稱與他一同有分於職事,卻傳播不同的教訓。為此,他很強的見證,在一個出版上受約束的這個實行,乃是主的恢復自倪弟兄在中國被興起以來素常的實行。

有一件事給主的恢復造成麻煩,就是我們有不同的出版。我們若對主的恢復認真,就必須避免任何一種在難處上的牽連。我們在中國大陸時,只有倪弟兄有出版,福音書房單單也惟獨屬於他。他請我協助文字工作。我的確寫了一些書,其中一本是論到基督的家譜,一本是彭伯所著『地的最早時期』的部分繙譯,以及一些關於諸天之國的書。我自己從未出版任何東西,我總是將我的稿件寄到在倪弟兄和他助手之下的福音書房;我的稿件該不該刊登,在於他們的分辨。我喜歡有人檢核我的作品,看看在真理上是否有些不準確。…我們只有一種出版,一切都是經過倪弟兄的福音書房出版的,因為出版其實就是吹號。吹號不僅是在口頭的信息中,更是在文字上。(長老訓練第八冊,主當前行動的命脈,一七○至一七一頁。)

我們不該以為,我們年長的同工所陳明的原則,只適用於當時。反之,這些原則代表了已過半個世紀在主恢復中這分職事裏領頭的人所學習並實行的。

二○○五年,主恢復中的同工們思想如何面對類似的情形,就是有另一波不同的教訓興起,攪擾眾聖徒;同工們回想李弟兄二十年前如何在這分職事裏行事,並如何應付同樣的問題。同工們經過許多的交通與禱告,就在二○○五年六月發出一分聲明─『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再次肯定他們的願望,就是按照倪弟兄和李弟兄所設立的榜樣和原則,在主恢復中這分職事裏,繼續實行在一個出版上受約束。

在聲明的末了,同工們和李弟兄一樣清楚的表示,主恢復中的一個出版,乃是與主恢復的健康與繼續有關。一個出版『不該堅持為』我們與眾聖徒或眾召會交通的根據:

最後,各處的眾召會和眾聖徒必須領悟,一個出版這件事無關乎共同的信仰,乃是與主恢復中的一個職事有關。職事乃是我們中間在主恢復裏的吹號,而這個吹號不該是吹無定的號聲;李弟兄曾在好些不同的場合說過這樣的話。然而,一個出版不該在共同的信仰上,或在眾召會的交通上,成為我們接納或拒絕任何人的根據;一個出版不該堅持為信仰的一項。若有任何人不願受限於一種出版,他們仍是我們的弟兄;他們仍是在真正的地方召會裏。(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十頁。)

儘管這只是普遍的交通,然而自從聲明發出以後,有少數人興起來反對這分聲明,不只對需要在一個出版上受約束表示異議,也在別的重要事項上教導與倪柝聲弟兄和李常受弟兄這分新約的職事不同的事。因著他們對同工們肯定李弟兄的教導和榜樣,以相調的方式完成主恢復中的工作,作出公開且持續的反對;我們成立了這個網站。本網站的目的,是盼望對那些被這類質疑所搖動的聖徒,給與指引、醫治和豫防注射,並使所有聖徒得著裝備,好給別人豫防注射,以扺擋這種異議的說話。(提前一3~4,六3~4,14~15,23~26,三16~17。)

為此,本網站向主恢復中的弟兄姊妹們陳明:

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都能實行合一和同心合意的路,好蒙保守在祂獨一的恢復裏,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豫備迎接祂的再來。

— Bill Buntain 和 Dan Sady

附註:

  1. 所引經文並註解皆出自水流職事站和臺灣福音書房出版的新舊約聖經恢復本。
  2. 所引書籍(若非另註明出處)皆為水流職事站和臺灣福音書房所出版者。
  3. 所引書籍(若非另註明出處)皆出自『倪柝聲文集』或李常受已出版之著作。
  4. 摘自新舊約聖經恢復本以及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職事的話,版權為水流職事站和臺灣福音書房所有,本站經許可後使用。
  5. 網站中呈灰色背景之目錄按鍵,指明該網頁仍在製作中,尚未開放。
  6. 除另有註明者,本網站的 專題文章皆由Bill Buntain 同 Dan Sady 及 DCP服事者們。
  7. 本站大量引用倪柝聲和李常受的職事書籍。我們如此作的原因是,這些持異議的人宣稱,他們跟隨主藉著祂兩位僕人所打開,聖經中的神聖啟示。我們覺得應該讓兩位弟兄,藉著這些已出版的職事書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