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使徒行傳十五章榜樣的應用與偏離1

『分析和回應』的作者,以使徒行傳十五章中帶領工人們的會議為根據,批評經過同工們交通和配搭所發出的『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他以使徒行傳十五章作為論據,是不正確的2。本文將檢視以下三點:

一、使徒行傳十五章的聖經榜樣

二、 同工們的交通,遵照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榜樣

三、 『分析和回應』的發表,偏離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榜樣

一、使徒行傳十五章的聖經榜樣

關於使徒行傳十五章的基本事實有以下幾點:

  1. 因著當時在眾召會中間,有一個日趨嚴重的問題,有人將割禮當成得救的必要條件;因此保羅和巴拿巴接受弟兄們的指派,上耶路撒冷與那堛滷a領弟兄們交通(2)。

    徒十五2∼3上:[2]保羅、巴拿巴與他們起了不小的爭執和辯論,眾人就指派保羅、巴拿巴、和他們其中的幾個人,為所辯論的,2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3]於是召會送他們起行…

    2節註2:保羅、巴拿巴和其他幾個人上耶路撒冷去,不是他們個人的行動,乃是召會的行動。他們沒有在召會之外單獨行動,乃是在召會堙A與召會一同行動。這是基督身體的行動。

     

  2. 由於幾個法利賽派信徒,與保羅、巴拿巴說不同的話,教導割禮是得救的條件(5),使徒和長老們就聚集商議這事(6)。

    徒十五5:惟有幾個信徒原是法利賽派的人,起來說,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囑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

    徒十五6:使徒和長老1聚集商議這事。

    註 1:這是宇宙召會的使徒與耶路撒冷地方召會的長老,所舉行一次獨特的會議;在主地上新約的行動堙A這兩班人都是領頭的。會中沒有主席,主持者乃是聖靈,(28,)那是靈的基督,召會的頭,(西一18,)萬人的主。(十36。)“辯論已經多了,”(7,)指明會中人人都有說話的自由。他們下斷案是基於:(一)彼得作的見證;(7∼11;)(二)巴拿巴和保羅所說的事實;(12;)(三)雅各所下的結論。(13∼21。)...

     

  3. 在他們的聚集堙A弟兄們有敞開的交通。經過許多交通之後,彼得起來說話(7∼11),最後保羅和巴拿巴也述說神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12)。

    徒十五7上:辯論已經多了,彼得就起來,對他們說…。

    徒十五12:大家都靜默下來,聽巴拿巴和保羅述說神藉著他們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一切神蹟奇事。

     

  4. 等眾人住了聲(13),當時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長老中領頭的雅各,便對此事作了一個判斷(13∼21)。

    徒十五13:他們住了聲,雅各就說,諸位弟兄們,請聽我說。

    徒十五19:所以我判斷,不可難為那轉向神的外邦人。

     
  5. 那個決定『發布』成一分書面聲明,送給外邦地的眾召會,說明弟兄們在這件事上『同心合意』(22∼31)。

    徒十五22上,23上:[22]那時,使徒和長老同全召會,都認為該從他們中間揀選人,差他們和保羅、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23]於是寫信,經他們的手帶去,信上說…。

    徒十五25上:所以我們同心合意…。

    徒十五28上:因為聖靈和我們,認為 …。

根據『分析和回應』的看法,同工們在作任何決定之前,都必須徵得每位與會弟兄的同意。換句話說,『分析和回應』以意見上的一致,來取代聖經中的同心合意。若真是這樣,只要有一個人,或是少數工人有意見,這個決定就不能產生;因為這些意見不僅僅是為著參考,而是為著被採納。然而,這樣的實行,並不符合行傳十五章的榜樣。

『分析和回應』引用倪弟兄在『教會的事務』中所說的話,說,使徒行傳十五章『是已過兩千年教會所接受的榜樣』,卻沒有告訴我們,倪弟兄所交通的榜樣,指的究竟是甚麼。事實上,你若讀倪弟兄廣義的說明(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五冊,一七二至一七八頁),就會發現它與我們前面所題的五個點是相符的。經過了許多的討論,那些較有屬靈分量的弟兄們,說出他們的看法。當主的帶領,藉著工作中有權柄的弟兄們共同的感覺而顯明時,就成為一個決定。在這一點上,倪弟兄說:

別的弟兄也得學習接受這個意見。所以說,『那時,使徒和長老並全教會,定意…。』這叫作教會的辦事。(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五冊,一七八頁3) 

以使徒行傳十五章作為標準,衡量主恢復中的同工們所實行的敞開交通和多方禱告,與『分析和回應』的作者和其他人所採取的公開反對,是大不相同的。

二、同工們的交通,遵照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榜樣

一個出版的聲明是在同工中間經過許多交通和禱告而產生的。李弟兄去世前就非常關切那些在主的恢復堳堨艄L們自己工作的弟兄們。他採取了一些步驟,試圖將那些弟兄和他們的工作,與其他的同工們相調在一起。從那時起,同工們也照樣試著尋求實行同樣的相調。每次在一年七次『節期』的聚集前後,都分別一段時間,讓同工們聚在一起禱告並交通主恢復婸搨n關切的事項。那些年間,還另有好幾次同工們的聚會。自李弟兄過世至今七年半之間,同工們來在一起禱告交通超過八次,其中也有多次的聚集,商討因不同的出版而導致不同教訓的問題。許多次的聚集,『分析和回應』的作者也在受邀之列。他自己承認這幾年他沒有與弟兄們同聚。換句話說,相調同工們的確照著使徒行傳十五章的原則聚在一起,然而他自己選擇不來參加。

一個出版的聲明經過了九次修改才發表。二○○五年四月四日至七日,在安那翰有一連串同工聚會,透徹的交通這個主題;而『分析和回應』的作者,又是受邀而未出席。因著有些弟兄們對於李弟兄所帶領,只有一個出版的教導並實行並不贊同並且缺席;我們特別寄發一分修訂稿,以徵求他們的意見。『分析和回應』的作者也在寄件名單當中。二○○五年六月十三日,他提出了對該稿件的幾項質疑。幾位同工們回應了他的疑問,他自己也承認那些回答『有幫助』。為了澄清該弟兄所提出的一些問題,一個出版之聲明又經過些許修改。由此可見,弟兄們的確尋求廣泛並公開的交通,以了解整個主恢復中同工們的感覺。

聽過了所有弟兄們的交通,全球帶頭的相調同工們,再度按照使徒行傳十五章,跟隨那靈的引導,確認參與交通之絕大多數弟兄們的感覺之後,才發表了『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在一封二○○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的信函中,南加州的同工們,回顧了全體同工們發表那份文件的過程: 

當我們還在交通的階段,要起草一份關於在主職事中一個出版的聲明,我們尋求了全地許多同工的感覺。在印出這份聲明之前,每一同工所題的交通,都完全是合式的,並在主堻Q接受。在考慮過不同的評論和建議之後,該聲明纔定稿付印,並在二○○五年夏季訓練期間發表,書名為『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這份印出來的聲明所包含的交通,乃是就著李弟兄在他的交通和著作中,關於主恢復中文字工作之原則和帶領,相調同工們發表他們對此的領會。這份聲明也包含了李弟兄關於這事所說的話。

至此,『分析和回應』的作者就該跟隨保羅和巴拿巴在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榜樣。正如李弟兄所指出的:

行傳十五章的記載給我們看見,使徒保羅在耶路撒冷會議期間所顯示甜美的靈。他大概沒有說多少。彼得說了一些話之後,保羅就向耶路撒冷親愛的聖徒作見證,告訴他們主藉著他的職事所作的。(徒十五7∼12。)接著雅各說了一些話來結束會議。(徒十五13∼21。)實際上,我不相信那次的結論令保羅滿意。然而,保羅接受了那項決議。這是給我們跟隨的好榜樣,因為保羅關心主只有一個身體的事實。凡他們在耶路撒冷所作的,乃是只在一個行動之下,執行一個職事,為要產生一個身體,背負獨一的見證。(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三五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三、『分析和回應』的發表,偏離使徒行傳十五章的榜樣

然而,『分析和回應』之作者和其他人,選擇不跟隨保羅和巴拿巴的榜樣。反之,他們公開聲稱,反對相調同工們的交通。他們自比為真理的辯護者。事實上,『分析和回應』的宣傳,抵擋了基督身體的一,以及主在身體堛瘍v柄。實化在使徒行傳十五章中的『同心合意』,並非來自意見的一致,而是出於弟兄們放下己見,接受聖靈藉著那些在主新約行動中領頭者的帶領。這樣看來,『分析和回應』的作者對弟兄們交通的回應,明顯與使徒行傳十五章中的榜樣相違。讓我們思想倪弟兄在『權柄與順服』書中,論到使徒行傳十五章所說的話:

行傳十五章是一個大會議,各人都起來說話,不管老年的、幼年的,每個弟兄都可以發言,以後彼得、保羅說完後,雅各起來就斷定了。彼得和保羅只說事實,而下斷案的是雅各。就是在長老或使徒中都有排隊的。『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林前十五9。)使徒也有大有小。不是有人替我們排隊,乃是我們自己知道該站的地位。這是最美的見證,最美的圖畫。這個就是撒但懼怕的,叫撒但的國度倒下來的。等到我們都走在順服的路上時,神就審判世界了。(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一冊,一七八至一七九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正如南加州同工們的中所說:

一個同工在一份文件的草稿尚未公佈於主恢復堬雩t徒中間之前,表達對其不贊同,是完全正確的,也可能是出於主的;但任何人在一份文件經過同工透徹交通,並且已經發表之後,對其加以攻擊,則必定不是在主堙A也不是為著主的。這些人所採取的方式,將攔阻、傷害、破壞主恢復堙A在我們中間所建立的一些基本的原則。

多本倪柝聲和李常受的職事書籍,題到使徒行傳十五章所立的原則:藉著交通,維持身體堨蕭T的等次;尊重主藉著有權柄之人,對祂召會所作的帶領;藉著應用十字架對付己意;並且顧到身體的一,就是基督身體最高的原則。

行傳十五章的應用

今天我們可以這樣應用這個榜樣:不是按大多數人的意見斷定;乃是在教會開會時,弟兄姊妹可以盡量說話或者辯論;末了長老可以斷定。在最後斷定之前,所有弟兄們都可以說話,彼得可以說話,保羅和巴拿巴也可以說話。然後到雅各說話時,纔作最後的斷定。

屬靈領袖的斷案就是聖靈的斷案

在十九節雅各下斷案說,『所以據我的意見…。』後面二十八節說,『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這意見其實是雅各的斷定,結果卻成了全教會並聖靈的定意。所以我們能看見,屬靈領袖的斷案,就是聖靈的斷案。(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六冊,一六七,一六九頁)
使徒行傳十五章那堛漸景,不是民主,也不是獨裁,就是我們剛纔所說這種情形。大家都在聖靈奡窄}自己,把所碰到,所感覺的,所觀察的交通出來,到末後,作權柄的雅各,聽過這些話之後,就站起來說,我們應該這樣這樣。當雅各站起來這樣一說的時候,下面再沒有話了。這個就是權柄的原則。

作長老的人要認識,到底主擺給你的地位,是作權柄呢,還是服權柄;主擺給你的等次,是第一呢,還是第二。要在這婸{識等次,就是認識權柄。要接受這個權柄,不然的話,長老的配搭是不可能的…。

不僅如此,長老們只有破碎了之後,談論事情纔不會起爭執。所有的爭執,都是不破碎的表示。但是一個破碎了的長老,他沒有爭執,他懂得他的等次。他可以很鄭重的把感覺說出來,等說出來之後,若是作頭的長老,還是要那樣定規,他能服下來,他能服從。不是接受了權柄,就不說感覺;也不是說了感覺,就不接受權柄。各人都學習沒有爭執,學習服從。大家若是這樣,也許領頭的人判斷會有錯誤,行動也會有錯誤,但是在這媮晹酗@個配搭的光景,還有一個祝福的光景,大家完全是一致的,完全是和諧的。那些錯誤的斷案,錯誤的行動,也很容易受到改正…。(長老治會,一四○,一四三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召會中所有的問題,都可以,也應該藉著合適且充分的交通,而得到解決。這交通來自於誠懇且透徹的禱告(徒十五1∼31)。這種在神純淨話語的光照下,不帶任何驕傲和個人利益的禱告和交通,會解決我們中間一切的難處,並且使我們保守在一堙C(譯自『一九九三年相調特會信息』,中文尚未出書。)

行傳十五章告訴我們,熱中猶太教的信徒下到安提阿,(安提阿是往外邦世界之職事的起源,)把難處帶到那堙C(徒十五1。)這對主的職事、主的身體以及主的見證,成了真正的破壞。

保羅無法容忍這種情況。在這種情況下,他無法在主的職事上往前,繼續主在異教徒中間的見證。因此,他和巴拿巴上耶路撒冷去有交通,要解決這難處。讀經的人或聖經教師,若是認識神新約的經綸,就不該滿意於這次耶路撒冷會議所作的決議。雅各由於濃厚的猶太教背景,他所下的斷案仍是在摩西律法的影響之下。甚至在保羅末次訪問耶路撒冷的時候,這種背景的影響仍然存在。(徒二一20∼26。)然而,有一點在耶路撒冷得以確立,就是主的見證是一,主的身體是一,主的職事是一,主的行動也是一。如果主的行動、主的職事、主的身體、主的見證不是一,保羅就無須上耶路撒冷去,他們也無須作決議,這決議不僅涵括猶太信徒,也涵括外邦信徒。

行傳十五章堛漕M議,不是僅僅由猶太地區或外邦地區作成的。事實上,這是在區域之上且超過區域而作的決議。所作的決議涵括了所有的召會,無論是猶太的或外邦的。這不是說,在猶太地的眾召會能遵守律法,在外邦世界的眾召會無須遵守律法。也不是說,在猶太地的眾召會背負一種見證,在外邦世界的眾召會背負另一種見證。這不像美國每一州都有自己的法律。按照新約經綸的基本原則,在行傳十五章所作的決議,並不十分令我們滿意。然而,沒有人能否認,這埵酗@個原則確立了,這原則涵括了所有的召會。美國憲法允許每一州有自己的法律,但在耶路撒冷所作的決議,不允許不同地區的召會有她自己的律法,意思就是有她自己的見證。我們必須看見這事。(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二五至二六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一個決議乃是給眾召會的命令

在耶路撒冷對割禮問題所作的決議,成了眾召會,包括猶太和外邦的召會都要持守的命令。(徒十五1∼31。)因此,在有關割禮的事上,眾召會應當是相同的。在發出這樣的命令後,若是容許猶太的眾召會行割禮,而許可外邦的眾召會不行割禮,就是錯誤的。我們不該忘記,在召會堙A在新人堙A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的不同,因為在新人堸繴是一切的肢體。(西三11。)有關割禮問題的這個決議,適用於眾召會,使眾召會都是相同的

熱中猶太教的猶太信徒,不僅強調行割禮,也說割禮是得救的條件。(徒十五1。)這是一個大的異端。在熱中猶太教的信徒與那些有正確信仰的人之間,起了不小的爭執和辯論。(徒十五2∼5。)保羅、巴拿巴和信徒中的幾個人,從安提阿上耶路撒冷去與那堛漕炷{和長老開會,藉著徹底的交通而得了決議,使各地方的眾聖徒都滿意而得解決,眾召會也因此而喜樂,得鼓勵。(徒十五2,6∼31。)這該是解決今天我們中間難處的路。我信在我們中間那些有關切的弟兄們,若從一開始就有誠心,帶著單純的動機來在一起禱告,查讀主話,並有交通,他們所關切的就會很容易的處理。然而,直到如今,那些弟兄們仍然在躲避這種必需的交通。(今日主恢復中內在的難處及其合乎聖經的救治,三四至三五,四五至四六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附註:

1『分析和回應』問:『提出一個「政策聲明」合乎聖經麼?』這問題本身就是個誤導,因為『分析和回應』堙A並沒有討論這個問題,而是討論使徒行傳十五章中的原則是否被遵守了,故本文以此為題。

2本文只討論『分析和回應』如何以誤導的方式,使人以為同工們的實行違反了使徒行傳十五章。本文沒有討論『分析和回應』的作者,如何把同工們的交通,不實的描述為一個『政策聲明』;也沒有討論其字埵瘨〝珝t示的組織結構。事實上,『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並不是什麼政策聲明,只是重複李弟兄的交通,藉著一個出版,藉著職事清楚的吹號,維持主恢復堬野l會的一。(見『一個出版』合乎聖經麼?) 

本文也沒有討論,使徒行傳十五章所討論的議題,與同工所交通的議題之間的明顯差異。使徒們在行傳十五章所交通的主題,乃是重要的信仰問題,與神救恩的異端有關。相對的,相調同工們在『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乃是他們對主恢復中職事工作的執行方式,而有的共同感覺。因此,同工們的聲明顧及了以下的事實:一個出版無關乎基督徒的信仰,因此不該被堅持為接納聖徒或召會的根據(見『「一個出版」是一個「專特性」或「一般性」的項目?』)。

3『教會的事務』除『倪柝聲文集』外,尚有多種版本,頁碼各有不同。